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激情之巅

风月大陆 第三章 激情之巅

时间:2018-02-06 「凤舞姐,你说天龙他想干什么啊?自己提议来看雪景,可又临时改变主意,让我们先来了。」
  柳琴儿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随口问坐在旁边的于凤舞。她们几个人正舒服地坐在宽大的马车里,顺着城中的大道往郊外去。
  「你说他想干什么?」于凤舞的美眸中有若轻鬆的笑意。
  临走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夫君和龙灵儿那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有什么事情,只是向来对叶天龙感冒的龙灵儿如果能和叶天龙有改善关係的现象,这倒是让于凤舞十分期待。
  此时天色已经放晴,不少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都纷纷走出来观赏这难得一见的雪景。艾司尼亚宽阔的大道上不时可以看到一辆辆华丽的马车在一众家将的簇拥下神气十足地驰过。
  比起这些带有家徽的高级马车来,于凤舞她们所乘坐的马车简直是太不起眼了,毫无特殊之处的马车在外人看来就代表了主人的身份也是非常一般的,因此那些自认拥有特权的人士便根本不把她们看在眼里,非但是态度恶劣的超车,而且还毫无理由的要她们让路。
  于凤舞舒服地靠在软垫上,伸手轻轻拍了拍一边有些气不平的玉珠,扫了一眼刚刚从车右强行超越的一伙骑士。
  「不要理会他们这些人,反正我们不急!这样的情况在现在的法斯特是非常正常的,风纪的败坏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情。」
  柳琴儿撇了一下樱唇,回过头来说道:「凤舞姐,亏得你是好脾气。刚刚过去的那些人是马可布威家的人,真是好大的架势啊!」
  于凤舞懒洋洋地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也可以这样啊!而且还可以比他们更有排场。」
  柳琴儿琼鼻一皱,说道:「算了吧,我才不想要那么大的麻烦呢!」
  眼珠一转,她又突然说道:「你说天龙他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所以才弄得神秘兮兮的。」
  于凤舞微微一笑,拉起柳琴儿的手说道:「琴儿啊,如果你这么想知道的话,不如等他来了好好审问一下。」
  「正是这个好主意!」柳琴儿用力点头,一脸认真的样子。
  「不是哪家的姑娘,是我们自己家的……」玉珠在一边突然嘀咕了一声,引得柳琴儿和于凤舞都转而看着她。
  柳琴儿更是连声追问道:「好妹子,你知道是谁吗?快告诉姐姐我!」
  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的玉珠连忙摀住自己的嘴巴,摇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但柳琴儿哪里肯相信,立即扑过去抓住玉珠不放,一个不敢说,一个非要她说,两个人很快在车里闹成一团,看得于凤舞是摇头不已,但同时又感到十分的温暖。
  不过同时她感到有些吃惊,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玉珠原来也是很有心计的一个人,对叶天龙的了解和注意可能比任何人都要多。
  突然间,于凤舞的美眸闪过一丝神光,她的注意力落到了正从右方的大道转过来的一辆轻车,雕花的窗框上有一处非常不起眼的凸起,神目如电的她十分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标誌,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暗记,一朵雕刻精细的七叶莲。
  「咦,难道说她也来了吗?」于凤舞目送着这辆轻车绝尘而去,口中喃喃说道。
  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都无法让对自己的公子忠心耿耿的女人开口,柳琴儿只好放弃了想从玉珠口中得到口供的努力。两个人坐起来,开始整理弄得凌乱的衣裳。
  见到于凤舞这个样子,柳琴儿不免有些好奇。
  「凤舞姐,你说谁来了?」
  「啊,没有什么!」于凤舞收回了心神,摇摇螓首,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现在的艾司尼亚是如此的热闹,这个人的出现应该不是一件让人非常吃惊的事情。
  叶天龙略带紧张地望着龙灵儿,心中掠过无数的念头,他已经做好了两手的準备,如果看情形不对头,就马上逃之夭夭,毕竟惹恼了这个龙族少女可不是一件好事。
  龙灵儿的俏脸上神情如谜,月牙眼中闪过让叶天龙难以理解的神色,好一阵子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看到这个样子,心怀杂念的男人开始打起鼓来,好像形势不太妙啊!
  「我想学这门功夫!叶大哥,你可以教我吗?」
  龙灵儿勇敢地抬起头来,贝齿咬着樱唇,直直地望着面前的叶天龙。叶天龙的心中顿时长出了一口气,精神一鬆,差点没有跳起来,这句话正是他最想听到的。
  压下猛烈的心跳,叶天龙一脸严肃地看着龙灵儿,正色说道:「那你要有心理準备,可不要说是我欺负你喔!」
  龙灵儿这时好像已经放开了心怀,强烈的好奇心胜过了一切。她毫不犹豫地用力点点头,对面的男人顿时喜翻了天。
  为了保险起见,叶天龙还是加了一句,「这是你自己要求的!」
  龙灵儿开始不耐烦起来,瞪着好看的月牙眼道:「看你还是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叶天龙暗叫一声:「好家伙!没想到你比我还心焦啊!」
  事不宜迟,他伸出一双手捧起龙灵儿的俏脸,用低低的声音说道:「现在我来给你上第一堂课!」
  龙灵儿还没有转过念头来,叶天龙的大嘴已经印上了她那小巧玲珑的樱唇上。
  「唔……」龙灵儿的娇躯一僵,好像一个木头人,但在叶天龙熟练又有技巧的舌功引导下开始生硬地反应起来。
  这种生涩的举动对于久历花丛的男人来说真是太有期待感了,加上这个少女又是曾经让他担惊受怕的麻烦人物,更是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其中。
  叶天龙的舌头顶开了两片嫩滑的樱唇,游进香甜的檀口,十分自如地活动起来。
  随着叶天龙的动作,龙灵儿渐渐放鬆下来,本来紧张地抓住叶天龙手臂的一双小手也慢慢鬆开滑下。
  一时间,房间里面静得足以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吻得龙灵儿快要断气的时候,叶天龙才满意地放开她。看着这个龙族美少女红红的俏脸,叶天龙心中的得意自不待言,虽然以前给他造成了那么多的麻烦,让他感到头疼不已,但现在看起来,她是这么的清丽秀美,让人迷醉。
  龙灵儿急速地喘了一口气,伸出小香舌舔了舔自己的樱唇,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是如此的诱惑,以至于像叶天龙这样见惯美女的男人都感到一阵心跳加速。
  「怎么样,这第一招是不是很有味道啊?」
  龙灵儿并没有回答叶天龙这个问题,而是突然双手抱住叶天龙的脖子,凑上红艳艳的樱唇压在他的嘴唇上。第一次尝到滋味,她居然反客为主了!
  叶天龙一惊,旋既伸手抱住龙灵儿的娇躯,痛吻她那灼热的樱唇。一只手在她的粉背上轻轻地抚摸着,让龙灵儿十分享受。
  半晌,两个人才喘呼呼的分开。
  叶天龙微笑着注视粉颊上红霞上涌的龙灵儿,她那红馥馥的娇嫩面庞上没有施一点的脂粉,却显得更为俏丽可人。
  「你……你看什么……」龙灵儿被叶天龙这神秘火热的绵绵目光,引起体内某一种神秘的波动,这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不禁如娇似嗔地白了叶天龙一眼。
  叶天龙看着美丽令人心蕩的俏脸,鼻子里问到少女娇躯上特有的香泽,顿时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微笑着说道:「你真厉害,学得这么快!不过这只是前奏,下面还有更好的。」说话的时候,他轻抚她白嫩的纤手。
  龙灵儿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口舌也好像有些发乾,但手上传来的感觉与平时完全不同,让她有此一发慌。她抽回了自己的纤手,用鼻立含糊地应了一声,算是回应叶天龙的话了。
  叶天龙见状毫不迟延,轻舒手臂将龙灵儿的一个娇躯揽到自己的怀中,少女的娇躯是如此的轻柔玲珑,让叶天龙感到一丝意外,真不知道她身上那股强大的力量是从哪里出来的。
  强力的拥抱,让龙灵儿感到好像是一跤跌在云端里,浑身轻飘飘的,她闭上水汪汪的明眸,象徵性的扭动火热的娇躯。
  她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怪不得凤舞姐她们都这么喜欢,原来这种事情这么有意思的!」
  叶天龙虽然不知道龙灵儿现在的想法,但从她的反应来看,知道她已经情动,心中也是暗暗高兴。
  「原来龙族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啊!」
  他起先是有些担心,如果说龙族的女人和他遇到的人族女人不一样,对男女之间的情慾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像神族的女神战士那样根本就没有情慾,那么他一切的行动不是白费力气了?现在他真正放心了。
  「嗯!叶大哥,你……你……」
  龙灵儿突然感到有些紧张不安,因为这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让她产生如同昏眩迷失般的感受,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放心,你会感受到和凤舞她们一样的快乐!」叶天龙在她耳畔柔声低语,手在她身上温柔的轻抚,「相信我,我会好好待你的!」
  「我不……嗯!你……你好坏……」
  叶天龙的手好像带有一种魔性,触及到龙灵儿娇躯敏感的地方,一股奇异的浪潮冲击着她,使得她本能地娇喘吁吁,吐气如兰,娇躯像蛇一样在叶天龙的怀中扭动,她已经渐渐迷失在这阵阵野性的浪潮里。
  就在神智要全部迷失的瞬间,龙灵儿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恐惧,她好像在害怕从此自己的一颗心就要失落了,这是一种非常难以描述的感觉。
  「等……等一下……」龙灵儿勉力将叶天龙的手推开,水汪汪的明眸深深地望进叶天龙的眼睛里面。
  「你不是骗我的吧?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种感觉好奇怪啊!」
  叶天龙正被龙灵儿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出错了,听到龙灵儿的这一句话,不禁暗暗叫道:「乖乖!她居然是这么清纯,这种事连一点都不知道!」
  心中一乐,他轻轻地抱住龙灵儿娇小玲珑的娇躯,用十分严肃正经的口气说道:「我现在教你的可是我的一大绝招啊!我就是这样使凤舞得到了最大的快乐,如果你不想学就算了,我还不太想教呢!」
  叶天龙这招以退为进的手法十分的有效,龙灵儿连忙点头叫道:「我要学!我要学!」
  「那你要拜我为师傅!」叶天龙奇兵突出,「这样一来,你可以放心了吧?做师傅的怎么可能会骗自己的徒弟呢?」
  龙灵儿偏着脑袋想了一下,又眨了眨月牙眼,口中嘟嚷了一句:「师傅骗徒弟的事情多的是!」
  叶天龙吓了一跳,心想:「别不是刚才自己心中的想法又被这个家伙看穿了!」
  哪里知道龙灵儿接下来真的就答应拜他为师,学如何去爱一个女人的功夫了。
  「现在你用心来体会!不要用其它的功夫!」
  叶天龙说着,用一条黑布将龙灵儿的眼睛朦起来。这一下,龙灵儿觉得自己全身的感觉都更加敏锐了,几乎连身边空气的流动都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因此叶天龙轻轻地抚摸都带给她特别强烈的感觉。
  当叶天龙再度激情地吻上她那灼热的樱唇时,比方纔的感受还要强烈百倍的感觉让她的娇躯发生不由自主的颤抖,龙灵儿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迷失在激情之中。髮乱钗横、罗儒半解,羊脂白玉似的酥胸,足以升起男人熊熊情慾之火。
  叶天龙轻巧地抚摸着龙灵儿的酥胸,两座小巧玲珑的玉乳宛如晶莹的玉碗倒扣,又好像是刚刚开放在舂光中的娇嫩花蕾,其上的嫣红一点如豆,放射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光芒,惹起叶天龙无限的怜爱和珍惜。
  叶天龙深吸了一口气,伸出火热的大手慢慢地轻柔地覆盖上去。触手处好似凝脂堆玉一般,让他感动得歎息了一声。
  阵阵强烈的电流从自己的酥胸传来,在全身到处流窜,龙灵儿不知道自己的双手到底应该放哪里,该怎么办?一双小手一会儿握成拳头,一会儿又莫名地鬆开,小小的檀口不时地流出低低的娇吟。
  看着酥胸上那殷红的一点在自己的手中慢慢变化,叶天龙是意气风发,想到自己曾在这个小女人手中吃过不少的苦头,他就决定更要好好地逗弄一番。他的另外一只手开始技巧地引导着龙灵儿的小手。
  「啊!这是……」
  龙灵儿感到自己的手触及到一个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东西,软中带硬,又热又长又粗,不禁轻轻惊呼了一声。
  「你好好体会一下,这是好东西啊!」叶天龙凑到龙灵儿的小耳边低声笑语,同时加强了抚摸酥胸的动作。在莫名的悸动之中,龙灵儿不禁紧握住那不知名的东西,不知轻重地揉捏起来。
  这种生硬的举动在让叶天龙舒爽之余,也不禁毗牙咧嘴,他连忙指导起龙灵儿的手法来。聪慧的龙灵儿是一学就会,很快的就让叶天龙感到全身都舒爽无比。
  叶大龙的手滑过纤细的柳腰,转到后面圆隆的粉臀,少女的臀部完全不同于那些成熟的女人,好似青涩的果实,带给他另外一种感觉。而前面的神秘禁区更是让人心动不已。
  龙灵儿的那里没有一丝的杂色,寸草不生,皙白如玉,光洁无瑕。两条弹力惊人的玉腿交会处只有一线细细的红痕,这是叶天龙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绮丽景象,纵使他自翊为花丛的老手,美女的鑒赏家,但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他久久吐不出一句话来,甚至于连大气也喘不出来。
  从丝丝的凉气中龙灵儿感到自己的下裳已经被揭开,心中是惊慌、紧张、羞涩、百味陈杂,更多的是好奇和担心。
  「是不是很难看啊?我觉得好像和别人的都不一样!」龙灵儿低低的问话差点让叶天龙笑出声来,没有想到她也会在意这些事情的?这倒是谁也料想不到的。
  「不,非常美丽!真是太美丽了!」
  听到叶天龙由衷的讚美声,龙灵儿好像是鬆了一口气,开始更加卖力地抚摸着叶天龙。这样的举动不但带给叶天龙极大的享受,而且龙灵儿自己也感到一种特别的激动。
  叶天龙温柔地亲了一下龙灵儿的樱唇,然后将其抱到了软榻上。很快的,龙灵儿那完美无瑕的娇躯就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
  俏丽绝世的美少女,虽然没有成熟女人的美艳丰满,但从刚发育成熟的胴体上所绽放出来醉人的青春气息,以及那完美而不夸张的动人曲线,是如此的动人情思,惹人怜爱。
  这绝对不是成熟的女人所能比的。当然成熟的风韵也是另一种风情,那就是青春少女缺乏的艳冶风情。
  看着这个俏丽绝世的龙族少女,叶天龙感到自己都快要爆炸了,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如此特别的美丽龙族少女就这样玉体横陈在自己的面前,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样。
  叶天龙一把扯掉了蒙住龙灵儿眼睛的布条,现在任何遮挡在她身上的东西都是多余的!
  龙灵儿的眼睛一得到自由,一眼就看到叶天龙的胯间之物,不由得低呼一声,原来自己之前所握居然是这个东西。
  「怎么是这个样子的?」龙灵儿的问题让叶天龙难以回答,这时候他已经懒得再向她仔细解释了。他立刻是三管齐下,又是亲吻又是爱抚,下面则伺机轻叩玉门关的一线天。
  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了,身经百战的叶天龙居然会闯关失败,那看似粉质柔嫩的私处竟然是如此的强韧坚实。
  头一下冲刺失败,叶天龙又是用力的一触及,他和龙灵儿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痛呼,居然还是无法突破玉门关。
  「不要……」龙灵儿似乎从迷乱的激情中有些惊醒,这一下的疼痛让她不免产生害怕,连忙慌乱地伸手要去推开叶天龙。
  「岂有此理!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已经是箭在弦上的男人如何肯罢手,都到这种地步,居然没有办法扣开玉门关,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不过他也真觉得太奇怪了,明明已是玉溪泛潮,桃源洞府为何还不开门纳客?
  一不做,二不休,叶天龙暗自运起了十成的功力,道了一句:「你忍一下!」
  他要强行扣关,大军直捣黄龙了。
  龙灵儿还没有转过念头来,但见叶天龙的双手一扣她不堪一握的纤腰,往他的方向一拉,沉声吐气。
  「嘿!」的一声,他终于闯过那一道守护圣地的坚固屏障,顺利地进人了龙灵儿的里面。随着庞然大物的佔领,容纳不住的春水合着丝丝的粉色液体从结合的部位涌出,衬着洁白如玉的大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绮丽感。
  这下可是让龙灵儿够受的,剧烈的疼痛让她好像全身都烧起来一样,一个娇躯不停地颤抖,明眸睁得大大的,惨叫一声,檀口中不住的呻吟。
  看到龙灵儿这副模样,叶天龙又是心疼又是快意,以前在她这里所吃的苦头这下是连本来利都拿回来了。
  他低头温柔地亲吻着龙灵儿美丽的月牙眼,将她眼角的珠泪一一吻干,然后和她热烈地亲吻起来。
  好一阵子,龙灵儿才恢复平静,她嘟起好看的樱唇,埋怨道:「叶大哥你好狠心啊!早知道这么痛,我就不来了!」
  「嘿嘿,这还由得你吗?」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叶天龙却是十分温柔地安慰道:「没事的,大家都是这样的。不先吃一下苦头,怎么会感受到以后的快乐呢?而且吃得苦越多,等一下能得到的快乐也就会越多!」他睁着眼睛开始胡说八道起来,幸好龙灵儿是一个不解人事的少女,对此是一无所知。
  龙灵儿的贝齿轻咬未唇,想了一下,突然低笑一声,轻声说道:「这样子像不像是别人说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叶天龙一听这话,差点儿没有笑出来,为了抑住笑意,他连忙用力地点头,顺便暗暗擦去了头上的汗水,这个龙族少女可真是让他费尽心机啊!现在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
  这一静下心来可了不得,叶天龙马上感到龙灵儿大异常人的地方,里面的火热感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简直就要把他整个溶化一般,而且隐隐约约从深处产生的强大吸力让人不克自持。
  在龙灵儿颦眉紧皱的忍受下,叶天龙开始缓缓地动起来。才二三十下的功夫,叶天龙感到自己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关元摇摇欲坠。「这是怎么一回事?」叶天龙不禁心中大惊,他已经运起了百战百胜的奇功,居然还无法支持,那如果换作常人,岂不是一触即发了?
  而这时的龙灵儿似乎是开始尝到箇中的滋味,在下面轻轻地催促起叶天龙来。
  事到如今,叶天龙只有全力以赴,毫无保留地提足了全身的功力,先将自己的关元锁住,採用最直接猛烈的手段。
  片刻的功夫,龙灵儿便真正体会到快乐的滋味,她眉开眼笑地抱住叶天龙,非常自然地迎合起来,俏脸上更是春意盎然。
  当檀口中的娇吟声升一局的时候,原本的泥泞花径已经十分顺畅地完全容纳了叶天龙的庞然大物。而龙灵儿的学习能力和强劲的实力也让叶天龙暗暗心惊,别不要自己先败下阵来,在龙灵儿这样一个初学者的面前漏气,那他可真要无地自容了!
  突然,龙灵儿的娇躯现出奇异的粉色,四肢紧紧缠住叶天龙,一阵狂扭猛摇之后小嘴猛的咬上了叶天龙的肩头。
  叶天龙早已是苦苦支撑了,哪里吃得了龙灵儿这一下,当下也是大叫一声,一股激劲的元阳已疾射而出。
  「啊!飞了……飞……」
  龙灵儿本来就控制不住自己从心底涌起的悸动,被这强劲的冲击一刺激,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紧紧抱住叶天龙喘息不止,力道之足好像要把自己和叶天龙溶在一起一般。
  叶天龙正在极度的快美之中,突然感到从龙灵儿火热的幽深之处冲出了一股阴凉的液体,这火热中的冰凉让他差点儿又要丢盔卸甲了,幸好他是身经百战久经锻炼的高手,又加上有奇功护体,才勉勉强强稳下阵脚来。
  很快的,这一股阴凉的液体化成了一道阴凉之气,迅疾涌入叶天龙的体内,和丹田之内的原有真气盘旋交会,并且缓缓的融合为一,使得他产生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是一种身化物外的无上感受,好像整个人都已经不存在,完全分散成丝丝的微风,化成随风飞舞的柳絮,又好像在这一刻里自己已经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在跳跃,在欢呼。
  良久,良久,房间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瀰漫着淡淡异香的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深深的喘息,他们两个人都在回味着激情颠峰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