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故布疑阵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故布疑阵

时间:2018-02-06 巴南州的府城巴邯城,因为前方圣风骑士团败退的消息已经在市面上传开,城中的气氛变得相当紧张。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个个脸上的神情严肃。 没有什么事情的市民早已相互告诫,躲在家里求平安。
  收拢败兵,整顿军队,这些事情让原本不擅长于此道的神殿人士,忙的是晕头转向。当事情顺利的时候,矛盾和不足都会被掩盖起来,一旦出现逆转,则所有的缺陷一下子就都暴露出来了。
  应变能力的不足,缺少真正有实力的武将,对军队事务的生疏,每一个缺点都在这个时候被放大,摆在了神殿人士的面前。
  巴邯城的府堂上,包括长老会中五名负责军事行动的长老在内,神殿的高层人士济济一堂,他们都是接到圣女大祭司的急令后匆匆赶来的。
  长方形的会议桌三面都坐了人,只有主位方面是空着的,让参加会议的神殿高层人士感到惊讶的是,主位方面并排摆着两张椅子,也就是说,除了圣女大祭司之外,还有一位身份和地位都和圣女大祭司相等的尊贵人士要来参加会议。
  那么到底是谁可以和圣女大祭司平起平坐呢?是神殿内部的人员吗?可是不管怎么看,目前神殿里面没有哪一个具备有这样的实力啊!
  心中暗暗纳闷的与会神殿人士,不禁在交头接耳,彼此试探和打听。
  玉钟的清脆响声三响之后,原本有些嘈杂的府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轻柔的脚步声从内间的堂口处传来,接着左兰心身穿圣女大祭司的白色丝织法袍出现在堂口的位置。
  乌黑的秀髮高高挽起,竖立的领口向两边展开,露出了洁白如天鹅般的秀颈,放在身前的双手则笼在宽大的广袖里面,左右开叉的法袍,后摆长长的拖在地上。
  当左兰心娉娉袅袅的向前走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在地面飘动的洁白美丽的莲花,给人一种无上的圣洁和美感。
  「见过圣女大祭司!」
  所有的神殿高层人士全部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恭恭敬敬的向左兰心低首施礼。
  略微一点头,左兰心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等到她坐定之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其他的人才静静的坐下来。
  这个时候,一些有心的神殿人士突然发现,左兰心是坐在主位上右边的那张椅子上。一般来说,左边的位子才是最尊贵的,这样在无形之中,透露出可能还有一位尊贵的客人,而且这位客人的身份和地位还要高于左兰心。
  「这个人会是谁呢?」
  反应快的神殿人士不禁更加好奇,纷纷在心中思忖起来。
  要比圣女大祭司更加尊贵,整个法斯特帝国也找不出几个来,何况现在是在神殿的地盘上,能够让左兰心甘心情愿让出最大的位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就这样,会议还没有真正开始,不少人的心中已经在不断的推敲,对这个神秘客人的好奇分散了他们不少的心思和精力。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左兰心的问话,宣布了会议的开始。
  「非常不好。」
  神殿长老的回答简单,却充满了苦涩,让参加会议的人士感到一阵不祥的风从心头吹过。
  圣风骑士团原本的五万人马主力部队,现在被打得只剩下二万六千人,另外那支一万人的偏军,在进入泸州之后,便陷入了吉里曼斯两支部队的夹击,完全被打散了。
  从前线收拢的败兵大概有一万二千人左右,但是已经无法指望这些斗志全无的人再去解林济城之围。也就是说,目前只有靠林济城中二万六千人的圣风骑士团自己解救自己了。
  「包围林济城的吉里曼斯军队有多少人?」
  左兰心的脸色平静,并没有像其他神殿人士那样因情势的变化而动了神色,这也在无形之中,让与会的神殿人士心中稍稍感到一些安稳。
  「具体的数目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们从败兵的口中得到一些情报,包围林济城的吉里曼斯军队至少在八万人以上。」
  汇报情况的神殿长老略带惊恐的语气,感染了其他人士,会场上顿时掠过了一阵轻微的惊歎声。
  「而据我们刚刚收到的情报,吉里曼斯亲自带领着一支五万人马的军队,正在前往林济城的途中,一旦加入到包围林济城的军队当中,以圣风骑士团剩下的二万六千人,想要守住林济城,我想是……」
  说到这里,汇报情况的神殿长老声音变低,不用他再说什么,只要稍微有一点头脑的人都知道,以有心算无心,加上在兵力上又佔据了绝对的优势,那结局只有一个──圣风骑士团和林济城一起被吉里曼斯吃掉。
  「真想不到,吉里曼斯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啊?」
  另外一位负责军事事务的神殿长老在下面发出了一声不解的惊歎。
  「在和海鹰扬大战之后,吉里曼斯手中的军队应该减少很多才是啊!怎么可能比大战以前还要多呢?」
  「看来我们这一次是操之过急了,应该先好好壮大自己的实力,再和吉里曼斯交锋的。」
  三名负责军事的神殿长老你一句我一句,将他们的悲观情绪表露无余。
  「我们现在应该派使者和吉里曼斯进行谈判,只有议和才能保住林济城中二万六千名圣风骑士团的士兵。」
  在瀰漫着悲观和沉重的会场上,来自巴南州的神殿主教克拉略摸着自己花白的鬍子,神色凝重的对左兰心提议。
  「克拉略主教的建议不失为一条好计,目前我们的实力,已经不足以和吉里曼斯进行交战,不如先退一步,和吉里曼斯议和,等到壮大实力之后,再另做打算也不迟。 」
  坐在克拉略身边的一名主教也出声附和克拉略的建议,他是来自泸州的主教尤利乌师,自神殿和吉里曼斯开战以来,他便从泸州教区撤离了。
  听到德高望重的克拉略主教和年轻激进的尤利乌师都发出这样的声音,一时之间其他的主教和长老们也几乎是本能的纷纷点头附和,表示为了神殿的未来,还是暂时和吉里曼斯进行议和为好。
  坐在上位的左兰心一言不发,只是用眼睛来回的观看众人的表演。
  虽然对于情势有所预料,但是她还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的风向转得如此之快。
  处身在这些神殿的高层人士之中,左兰心才深深感受到这些人的丑陋和胆小。多年以来,安逸的生活和穷奢极侈的享受,早已将神殿的主教们腐蚀。 见到好处和利益,就拚命去抢,一遇到一点难处或者挫折,首先想到的都是逃避和退让。如果真的依靠这些人去建设神殿的未来,很可能明天就彻底失败了。
  「必须要对神殿进行全面的改革和整顿,神殿才可以更好的生存和发展。」
  在众人的纷乱嘈杂之中,左兰心突然想到了大魔导师史迪芬说过的一句话,当时的她还没有真正明白到这一句话的含义,但是现在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原来很早的时候,史迪芬就已经有了改变神殿这样的想法。
  也许,大魔导师史迪芬当时的重新出山,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只是没有想到以后事情的转变,完全脱离了他的设想和预料,反而在无意之中,推动了叶天龙前进的脚步。
  「大祭司阁下,请您早点下决断吧!」
  尤利乌师站了起来,向左兰心施礼后,大声进言。他这样的举动,也打断了左兰心在一时间的出神。
  全场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圣女大祭司的身上,从她那有些奇怪的神色来看,很多人都认为可能是圣女大祭司也是被局势吓住了,甚至有些人还怀着看笑话的心理,来等待左兰心的决定。
  「我们绝不可以和吉里曼斯这个老贼议和的。」
  左兰心点头示意尤利乌师坐下,接着,檀口轻启,缓缓说出了令众人都感到十分意外的话来。
  「我们有神的带领,怎么会失败呢?」
  听到这样一句向来只有他们劝慰信徒的话,神殿的人士不知道应该是怎么表达他们内心的感受了,即便是左兰心自己,也知道这样的话对于这些神殿人员来说,并不具备多少的作用。
  「我希望大家知道,目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如果现在和吉里曼斯老贼议和的话,就等于我们以前的工作全部白做了,而且会让神殿的控制权完全落入老贼的手中,到那个时候,保全神殿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不去试试看,又怎么知道有什么样的结果?再说,我们也可以利用议和的机会,为我们自己争取多一点的时间。 」克拉略主教并不因为左兰心这样的话而退缩,而是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
  「大祭司殿下,我们现在手中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和吉里曼斯一较长短了。」相对于克拉略的老成和稳重,尤利乌师说的话更加直接乾脆。
  「这个我自有办法,你们不用担心。」面对下面人员的诘问,左兰心镇定的微微一笑,接着用十分严肃的神色对众人宣布道:「下面我将请一位尊贵的客人和你们见面,有了他的支持,我们一定可以击败吉里曼斯的。」
  神殿的众人不禁大为不解,因为左兰心的话语之中充满了信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让圣女大祭司有如此的自信呢?
  在众人的留神注目之中,左兰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肃容恭声道:「有请陛下。」
  在神殿众人的震惊之中,叶天龙龙行虎步,大步走出了内堂。
  「你们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之间就不需要再做什么介绍了。」
  走到左兰心的身边,叶天龙向众人沉声说罢,便十分自然的坐到了左兰心旁边的椅子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名神殿长老最早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的确是让这些神殿人士难以相信,身为法斯特新任皇帝的叶天龙居然会出现在神殿的高层会议当中,而且这里是距离艾司尼亚将近八百里的巴南州。
  「我知道你们非常惊讶和奇怪,但是我确实是想帮助你们神殿。」
  叶天龙十分从容的对神殿长老说话,他这种镇定和沉稳的态度,让神殿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身为法斯特的皇帝,我有责任帮助神殿恢复往日的光荣。 因为神殿从来就是和法斯特的皇室联繫在一起的,我们的携手合作,才是最大的利器。」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所以我才会亲自来见你们的圣女大祭司。」
  这种表面上的客套话,很明显的,神殿人士并不接受多少,这从他们脸上的神情便看得出来。他们需要的,只有实质的东西。
  「我仔细考虑过,从一开始,我们神殿就是和帝国一起成长的,我们是帝国的一部分,一个不能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当皇帝陛下找到我,我很快就答应了陛下的条件。」
  望着神情各异的神殿众人,左兰心在一边用十分坚定的语气接口说道,她的话表达出一个十分清晰的意思,那就是她已经决定要和叶天龙联手了。
  「大祭司殿下,请问是什么样的条件?」尤利乌师第一个跳起来,大声向左兰心质问道。
  「很简单,你们神殿接受帝国的保护,在帝国的法律之下发展你们的势力。」叶天龙的嘴角微微牵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向神殿的众人沉声宣布道:「而你们的圣女大祭司将一直担任帝国的大国师一职。」
  众人发出一阵轻微的哗然。叶天龙的条件非但是十分简单,简直可以说是非常优惠了,因为以前的神殿就是这样的情况,而且叶天龙还把帝国三公之一的大国师位子也重新给了神殿。
  在法斯特帝国创立之初,大国师一职就是由神殿中的高级大祭司担任的,但是自从第三任的大国师牵涉到一桩宫廷政变阴谋,被揭发出来诛杀后,大国师的位子便不再属于法斯特神殿。
  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大国师的位子都是空在那里,偶尔有几个实力强大,且深得皇帝信任和欢心的魔导师曾经被册封为大国师,但这几个魔导师并不是属于神殿的直系,而只是魔法公会的成员。
  「但是,尊敬的皇帝陛下,以您现在的力量,能够帮助我们神殿吗?」
  一向谨慎小心的克拉略长老,向叶天龙十分直率的提出了这样一个相当尖锐的问题。
  神殿的众人全部安静下来,目光投在叶天龙的身上。
  「没错,你问的非常好。」
  叶天龙安坐在椅子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并没有因为被克拉略长老说中自己的弱点,而感到有丝毫的不悦或者是尴尬。
  「我也知道不能够空口说白话,所以,我这一次来,就是让你们看看,我叶天龙到底能够不能够保护你们。」
  「尊敬的皇帝陛下,您这一次带了多少军队来?」
  尤利乌师的问题,正是神殿的很多人想问的,也是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一件事情。
  「很多,他们就在我后面,马上会赶到的。」
  叶天龙微微一笑,望着尤利乌师,用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他不说出部队的具体数字,反而是让神殿人士感到可信。
  「我和圣女大祭司的第一个约定就是,和你们一起打败吉里曼斯,并将吉里曼斯抓来祭祀神殿诸位被他杀害的大主教。」
  「好了,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们会在长老会上详细谈的,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商议一下如何打败吉里曼斯。」
  见到尤利乌师还要继续和叶天龙纠缠下去,左兰心便十分乾脆的转移了双方的话题。
  在纷乱的情势当中,领导人的强势和魄力,会很自然的成为主导力量,也是证实领导人实力的最好时机。 左兰心的强势做法,虽然会让不少的神殿人士对于她的自作主张有些不满,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说明了她这个圣女大祭司所具有的能力和气魄。
  经过这样一次会议,在神殿众人的心目之中,圣女大祭司所佔有的主导地位再一次得到确立,可以说无形之中,她的权威获得了进一步的巩固和提升。
  接下来的会议很快有了结果,毕竟现在神殿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办法,他们唯一能够期待的就是叶天龙所说的援军。而在援军到来之前,神殿众人可以做的就是整顿手中剩余的军队,重新组建部队。
  经过一天多时间的整顿,神殿终于拼凑起了二万人的部队,加上从黑门巴城火速赶来增援的八千士兵,总算是组建成一支稍具规模的野战军,尤其是从黑门巴城来的八千士兵之中,有将近二千名的魔导士,这可是相当不俗的战力。
  因为魔法公会也算是神殿的旁支,他们和神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法斯特神殿自身又是培养魔导士的一个正规团体,自然拥有了为数众多的魔法人才,当神殿和魔法公会共同发出号召,大批的魔导士便很快来到了黑门巴城。
  「很不错嘛!这么快就召集了如此多的魔导士。」叶天龙看完左兰心交给他的报告,颇为意外的对左兰心说道。
  「这已经是神殿最后的一批力量了,如果再不能击败吉里曼斯的话,那么就没有办法了。」左兰心的粉脸上略带忧色,望着叶天龙欲言欲止。
  「说吧!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察觉到左兰心的神色,叶天龙便出声问道。
  「陛下,您的军队什么时候到达?」犹豫了一下,左兰心还是鼓足勇气,向叶天龙轻声问道。
  「根本就没有什么军队,我这一次来巴邯城,就只有带了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几个人过来的。」叶天龙微微一笑,对左兰心说道。
  他的话,顿时让神殿的圣女大祭司大吃一惊:「陛下,这……没有援军……我们怎么和……」
  「我知道,但是抽不出军队来这里和吉里曼斯作战啊!」
  叶天龙打断了左兰心的话,背起双手,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怒放的茶花。
  「现在我的军队在两线作战,既要和尤那亚作战,又要和海鹰扬交锋,本来就已经缺少兵马了,哪里还有多余的士兵可以抽调的。」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还怎么和吉里曼斯作战呢?」
  左兰心十分担忧的望着叶天龙的背影,心中乱成一团。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是久,了解的程度越是加深,她反而更加不能够看清楚这个男人,到底他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还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
  「兵不在多,在于精。」叶天龙似乎感觉到身后左兰心複杂的心情,转过身来缓缓的对她说道:「战争之中,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出其不意,只要使用精确,即便是再少的军队也可以击败敌人的。」
  左兰心正想说什么,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推门进来的,是负责巴邯城防务的提林敦将军。出身于神殿的他原本就是巴邯城守军之中的偏将军,自从神殿控制巴邯城之后,便将城中的一切防务交给了他。
  「启稟大祭司殿下、皇帝陛下,城外发现敌军的蹤迹,一支运粮队全军覆没,闻讯赶去救援的警戒部队伤亡惨重……」
  听到这个消息,叶天龙的心中猛的一震,再看左兰心,更是脸色发白。
  一切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如果真的是吉里曼斯的军队打过来了,那么就意味着林济城的圣风骑士团已经全军覆没了,挟着大胜的余威,吉里曼斯的大军将是神殿的军队无法抵抗的。
  心神稍定,叶天龙急忙找来警戒部队的残部士兵,向他们了解详细的情况。
  惊魂未定的军士也讲不出什么更多的东西来,只是接到运粮队的求救信号,不料在途中便遇到敌军的突然袭击,根本连敌人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楚,就败下来了。
  「敌军全部是黑色的装束,从道路两边的树林之中闪现,他们几乎就像是从树上凌空突现,一下子的功夫便击溃了我们……」
  从士兵简单的描述当中,叶天龙可以想见当时的情形,匆匆赶去救援的一千名士兵在他们的将军带领下正在埋头赶路,突然无数的黑影从两边的树上发动了凌空突击,带队的将军和亲卫队瞬间被击杀殆尽,无法组织起战斗的部队四下溃逃。
  微风从山那边吹过来,带来了丝丝的凉意,也带来了一阵血腥的味道。
  站在高坡上,叶天龙向小丘下的道路看去,黄褐色的大道上、阴暗的树丛中,无数的尸体匍匐着堆积在一起,原本装满了粮草的大车还在冒着丝丝的黑烟,这里便是运粮队遭受袭击的地方。
  「我们刚刚清点过了,运粮队阵亡的人数是九百八十七名,没有一个活的伤员留下来。真的是好狠的手段啊……」
  在一边恭敬稟报的提林敦咬牙切齿之余,又有些心寒。不留活口的战斗,实在是极为罕见的。
  「没有敌人的尸体吗?」站在叶天龙身边的左兰心心细如髮,有些奇怪的向提林敦询问道。
  「回大祭司殿下,敌人的尸首没有留下一具,就连那边的战场上,也没有看到敌人的尸体。 」
  随着提林敦的话,叶天龙将视线投到了小丘的另一边。在那边是警戒部队被攻击的地方,郁郁苍苍的树林之中,一条弯曲的小道穿越其间,但此时,原本平静美丽的树林已经成为人间地狱。
  「警戒部队的阵亡人数是七百三十六名,同样是没有一个活的伤兵留下来,除了一击毙命之外,其余的士兵都是受伤后被人用同样的手法割断喉咙的。」
  提林敦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群神秘敌人的手段也太过凶残和狡猾了,不留下任何的线索和蹤迹,让人无从推测他们的来路和身份。
  这样一来,带给神殿的军队和巴邯城中的民众的恐慌也就更大了,可以说在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之前,神殿一方的士气和心理都已经落到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