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身份败露

风月大陆 第九章 身份败露

时间:2018-02-06 「大人想见他吗?」鲁图先的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现在神殿已经和尤那亚势不两立,敌人的敌人也应该算是一个有用的朋友。」
  「但是我这次来艾司尼亚,是为了救治宁素女的。」叶天龙微微摇头:「节外生枝的事情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唔……」
  一道慑人的光芒从叶天龙的眼中射出,坐着的身子从椅子上猛的站起来。
  这时候旁边冰血鬼族的男人也神色一冷,眼中掠过可怕的冷电。
  因为他们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森寒杀气正在向他们蔓延过来。
  不知何时,在水果店舖后面的小庭院里,站着一个英俊魁梧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袍服在风中微微飞扬,一把形式古拙的剑就插在他的腰带上,虎目炯炯,神光四射,正无声的注视着鲁图先的房间。
  「下来!」似乎感觉到叶天龙和鲁图先已经在注意自己了,白衣男人开始冷然出声促驾,声音不大,但直震他们的耳膜,直撼他们的天灵盖。
  「不要慌张,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面色铁青的鲁图先无声的望了叶天龙一眼,示意自己留下来周旋,让叶天龙马上离开。
  但叶天龙却是向自己的手下微微摇头,他知道这个人既然能够如此大模大样的站在那里,就说明了对手已经是有着周全的準备。
  「我们下去吧!」叶天龙沉稳的说道,举步开始往下走。鲁图先见状便马上抢先两步,在叶天龙的前面走出房间。叶天龙明白鲁图先的意思,希望对手没有知道叶天龙的身份。
  「很好!很有胆识,不愧是冰血鬼族的高手。」白衣男人望着一前一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鲁图先和叶天龙,慢慢点头说道。
  「阁下是何方贵客,有何见教?」鲁图先虽然对于白衣男人能够一口说破自己的身份感到有些意外,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雪山门下费先哲。」白衣男人颇有风度的回答道,然后以更加严厉的目光注视着和鲁图先距离半步之远的叶天龙。
  当对上叶天龙的眼睛时,他的双眉有一个轻微的跳动。
  「原来是雪山那个老鬼的弟子……」向前踏上一步,鲁图先的脸上涌起强大的煞气,迫使费先哲的视线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
  「大胆!」费先哲的脸上杀机一现:「混蛋,居然敢这样说……拿下他!」
  随着费先哲的一声沉叱,他自己的身子并没有动,而是另外有两道黑影出现在鲁图先的身后,一出掌一出爪,迅疾兇猛地攻向鲁图先的背心。
  出手之凶狠毒辣,根本不是想拿下的架势,而是準备一举击毙鲁图先的。
  同时也有另外两道黑影出现在叶天龙的身边,一左一右,将他夹在当中,使得叶天龙无法出手解救鲁图先。
  他的身上没有带剑,又是这样的神情,使得他身边的两个人那种全神贯注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一种小题大作的感觉。
  鲁图先似乎是早知身后有人要扑到,十分泰然的向左跨了一步,恰到好处地避过攻背心要害的掌爪,看似不快,其实配合得极为奥妙,先掌爪而至的浑雄劲道擦着他的右臂外侧而过,根本无法对他构成伤害。
  「小心!」费先哲看出其中的危险,忍不住出声向自己的同伴示警。
  几乎在同一瞬间,鲁图先的身形右转,右手一抄,有如电石火光一闪,奇準无比地扣住了那个出爪要抓他颈脖之人的右手脉门,同时顺着身体的转势向下挫腰一个猛摔,立刻有骨折声传出。
  在挫腰的同一剎那,鲁图先的左手也没有空着,五指如钩,出爪虚空猛抓,如山的潜劲越过空间涌向了另一个出掌要拍他背心的人。
  当出爪的那个人身躯在空中飞舞之时,鲁图先那可怕的爪劲也击中了目标。
  「啊……」腕骨已被抓碎的那个人发出狂叫,手舞足蹈飞出两丈外,摔落在院子的墙角处,和那边的花缸猛烈冲撞,发出隆然的巨响。
  「呃……」另一位用掌袭击的人更是悲惨,仅仅发出半声闷叫,身形一晃,向下挫倒,左肩处衣破肉裂,露出白惨惨的肩骨,但奇怪的是,没有鲜血流出,地上只有青白色的血肉碎块。
  此时,费先哲的话才刚刚出口,他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对手的爪劲居然能够在八尺外就有如此的威力,的确非常可怕,看来自己对敌情的判断还是有误差。
  要知道刚刚出手偷袭的两个人都是雪山门下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可是他们却连鲁图先的一招都没有挡住。
  「足有五爪之力的冰之爆爪!」费先哲的眼神开始收缩:「你绝对不是一般的冰血鬼族,你为什么要为叶天龙做事?」
  冷冷的哼了一声,鲁图先并没有回答费先哲的话,而是将自己的一只手缓缓举起来。
  现在这一只手已经变成了通体晶莹透明,好像是上好的水晶雕刻而成,只有里面那根根骨头清晰可见,这是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手,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手爪,唯一的念头就是,来自无间幽冥的鬼爪。
  丝丝的寒气从鲁图先的五指上散发出来,整个庭院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
  费先哲也没有了先前那一份轻鬆自如的神态,他的身边一下子多了七八个同样一身白衣的持剑男人,向鲁图先压过来。就连原本全神看守叶天龙的那两个人也把视线的余光投向了鲁图先的背影。
  就在这时,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被鲁图先的出手吸引,叶天龙的身子动了。
  两个看守叶天龙的男人眼睛一花,还没有转过什么念头,沉重的打击已经光临到他们的头上了。
  重逾千斤的潜劲几乎同时击中了两个男人的胸口,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两个人的胸口便深深凹陷,骨折血溅,身躯往后飞起。
  双拳还没有收回来,叶天龙已经向前滑步,双足不沾地面,一闪而至,有如一阵狂风般的捲向鲁图先左边。
  刚刚在鲁图先身边现出身形来的那两个白衣男人本能的出剑,凶狠的斩向叶天龙。
  旋身,侧击,扭转,叶天龙的身子就好像是没有实质的幻影,在两把长剑组成的绵绵剑网之中穿行游动。
  雪山亲传的防守绝招,在他的眼中好像是到处布满漏洞的破网,根本无法让他的脚步慢下一点。
  老实说,在和许多的绝世高手对决之后,这些身手不俗的雪山弟子根本就已经不在叶天龙的眼中,这就像是一个人闯蕩过了浩蕩无边的汪洋大海之后,再回头去渡小溪河湾,就会觉得毫无困难可言。
  两个雪山弟子有如烟火一般炸开,各自口喷鲜血,往左右飞跌的身躯将他们同伴的进攻路线挡住,使得这些怒吼连声的男人无法顺利出剑。
  费先哲的脸色终于大变,无论是从叶天龙的出手时机、攻击路线、对象的选择,还是他的胆识和武技,无不显出了一个超级高手的可怕实力。
  现在和叶天龙相比,鲁图先的实力也已经要差上一级,而他把主攻的目标对準鲁图先,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对手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高手,为什么情报里面没有这样一个人物呢?
  费先哲的脑筋在急速的转动,同时,他的身形微微弓起,準备要往后飘飞,因为他已经明白叶天龙真正要出手对付的便是自己。
  按照一般人的思路,作为攻击发起的中枢,又是这次行动的主将,自然是费先哲这边的实力最强,如果要突围的话,一定会选择其他薄弱的环节,而费先哲也正是根据这样的判断来组织这一次的行动。
  没有想到这个不声不响的男人会一眼看破自己的安排,一出手便是猛烈直接的攻击,直迫自己这一方的要害,这样的战法和作风,是极少有人能够拥有的。
  但费先哲还没有起步退身,叶天龙的身形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强大的劲气潜力压迫之下,费先哲不敢再动了,因为他现在的所有退路都已经被叶天龙控制了。
  气机的牵引,使得费先哲十分清楚,如果自己稍微有一点退缩的举动,将会面临着叶天龙石破天惊的一次攻击。
  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原地不动,不动就不会有明显的破绽露出来,也就不会让叶天龙有出手的机会。
  看到费先哲屹立如山,纹丝不动,就算是自己已经冲到跟前攻击的範围内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一座石像立于自己的身前,叶天龙不禁也暗暗佩服对手的应变能力和惊人的眼力,在电石火花之间,就马上判断出什么是最正确的办法,使得自己原本想好的所有后手全部落空。
  而且费先哲现在这种向前微微弓身,似退非退,似进非进的架势给人以无穷的变化,叶天龙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就这样,费先哲不动,叶天龙的身形也猛的停在他的面前,动静的转换,好像叶天龙他原来就站在那里的自然。
  直到这个时候,那两个最早被叶天龙无穷拳劲击中胸口的男人才落到地上。
  一声怒吼,庭院的周围涌出了大批的巡检队武士,其中有近半数的人员都是手持威力巨大的魔法弩,他们将叶天龙和鲁图先团团围住,只等一声令下,便要乱箭齐发了。
  可是他们的主将费先哲却是在叶天龙的全力压迫之下,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在叶天龙和费先哲两人的右侧,鲁图先也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三个人成一个不等边的三角形站立,像是都变成了殭尸,或者已化成石人,相距丈余,面面相对,没有任何行动,谁也不想开口,似乎在比谁的耐性好,气氛显得无比紧张怪异。
  其他那些原本要想对付鲁图先的持剑男人这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从叶天龙和费先哲的紧张气氛中,他们可以感觉到一种置身于暴风中心的压力,此刻任何一个人的一点小动作,就可能引发叶天龙和费先哲以及鲁图先三个人一场可怕的大搏杀。
  费先哲是其中压力最大的一个,因为他所面对的已经是叶天龙和鲁图先两个人的强大劲气,他的心中在暗暗叫苦,原本计划周详的行动,因为一个比鲁图先的身手还要高明的对手加入,反而变成主客易位的複杂局面。
  而叶天龙也十分清楚,他现在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因为费先哲的头脑和身手都是超尘脱俗的,如果一击不中的话,自己和鲁图先就会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
  场上的气势越来越凝重,气氛也越来越紧张,叶天龙的眼中射出凌厉的杀机,身形也慢慢的前倾。
  霎时间,费先哲感到身上的压力一重,可怕的潜劲迫得他呼吸也有些不顺畅,似乎连自己的心神都在渐渐萎缩。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费先哲发现此刻站在自己身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散发出一种连尤那亚都不曾拥有的绝世霸气,一种视天下万物为玩物,又令人不敢生出一丝抵抗心的气势。
  一声剑吟,费先哲的剑终于出鞘了。因为他知道再不採取行动的话,他的心神便会在叶天龙的压力之下崩溃,到那时,真的是连一点的胜算都没有了。所以,他要赌一把,赌自己的长剑要比叶天龙的双手快。
  费先哲拔剑出鞘的手法的确是神乎其神,剑吟声刚刚响起,他插在腰间的长剑已经出鞘,前伸,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刺叶天龙的胸口要害。
  费先哲和叶天龙相距不到八尺,以他的轻功速度来说,这一点点的差距,在剑出鞘的瞬间便可接近,剑挥出便可及体。
  可是令费先哲吃惊的是,叶天龙的身形依旧没有动,而是右手向前一伸,顿时两个人之间的空间发生一阵奇怪的扭曲,连凌厉的剑气也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光芒。
  一把通体黑色的长剑蓦然出现在叶天龙的手中,剑身上跳动着炽热的火焰,黑色的剑身令人望之发悸,不断涌出的炎流让人心慌。
  剑尖遥距费先哲的长剑不到八寸,蓦地剑气迸发,剑的锋尖上有黑光火花发出,和费先哲发出的剑气互相排斥,传出一阵紧似一阵的虎啸龙吟。
  费先哲攻出的长剑再也无法前进了,立刻在自己的身前构成坚强的防卫网。
  双方的反应快得不可思议,念动剑出,双方都是在同一瞬间完成,像是事先有了默契,此动彼应,不差分秒。
  但先机全失的费先哲却是心知肚明,他已经被叶天龙的剑势完全控制了。如果叶天龙的手再向前一点的话,攻击将是猛烈无比的。
  因为双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御剑的内力凌厉无匹,在这种猛烈的接触之下,结果只有一个——必定有一方会溅血剑下。
  「我败了。」费先哲突然大笑了一声,说道:「能够败在叶天龙大人的手下,也算是一件快事。」
  周围的人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天龙军团不是在青州和云阳的军队激战吗?身为军团长的叶天龙怎么会出现在帝都艾司尼亚呢?
  虽然心中一惊,但叶天龙的脸上还是非常平静,望着费先哲说道:「好说,费先哲先生的武技也是令人歎为观止。」
  「我早应该看出叶天龙大人在这里了。」费先哲苦笑了一声:「除了叶天龙大人之外,还有谁能够拥有这样的气度和风采?」
  同时他的心中在暗暗后悔,如果第一眼就发现叶天龙的话,他早就下令动手了。
  「不知费先哲先生来找我的部下,有什么事情?」既然身份已经被知道,叶天龙乾脆简单明了的挑开话题。
  「因为有人举报,此地有叛乱分子在活动,所以,我们想请大人的部下回去协助调查。」费先哲说着,看了看叶天龙手中依然指向自己的黑色长剑,显然是希望叶天龙收起剑。
  「如果我不同意呢?」叶天龙一语双关,剑上的劲气牢牢锁住了费先哲的身形。
  「那我们只有动手了!」费先哲的脸上挂着微笑,但口中却是毫不退缩:「请大人原谅,我们也是职责在身。想大人在帝都任职东督之时,也是以铁面无私,不徇情面而着称的。」
  叶天龙不禁心中暗骂,费先哲这样一说,就把自己逼住了,而且还暗暗点出了现在自己已经不是艾司尼亚的东督,自然无权过问。但他却是办事经常不按照常理的人,说不通的话,那就乾脆硬来了。
  「叶天龙在哪里?」
  正当叶天龙要动强之际,突然有五个人冲进了庭院,当头那个出声怒吼的男人个头不高,但身材魁梧粗壮,肩宽背厚,脖子粗短,手中提着一柄巨大的战斧。
  「你们怎么不出手?」看到庭院里面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这个男人更是生气,怪目一瞪,对巡检队的武士大吼道。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毕竟现在尤那亚和叶天龙还没有正式撕破脸皮,而且叶天龙又是天龙军团的军团长,法斯特帝国的一方领主。
  「布利亚古大人,这……」一个队长模样的武士面有难色,望着正被叶天龙长剑所指的费先哲。
  「混蛋,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家伙是陛下最痛恨的敌人吗?」布利亚古将巨大的战斧扛在自己肩头,怒吼道:「你们快点出手,一切后果都有我来负责。谁杀掉叶天龙的话,我重重有赏!」
  「这个混蛋!」没有想到布利亚古比自己还蛮不讲理,叶天龙不禁暗暗咒骂了一声,準备抢先动手了。
  要知道面对数十部魔法弩的攻击,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而费先哲此时也只有咬牙切齿,放手一搏了。
  「叶天龙大人,快走!」
  一声细微的嗓音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接着十数个魔法弹从天而降,在巡检队的武士之中造成一阵极大的混乱。
  九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庭院后面的楼道上,虽然隔着十数丈的距离,但叶天龙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神殿的三司神赫然在目。
  这时候,那些手持魔法弩的巡检队武士却还是站立不动,原来他们已经中了麻痺术而成为一个摆设之物。
  心中大喜,叶天龙毫不犹豫,立刻向费先哲一剑攻出,虽然费先哲全力招架,依旧是肩头中剑,仰面后倒。
  叶天龙趁机飞身而起,向鲁图先身边的那几个剑手连攻三剑,黑色的剑气所到,对手无不惨叫飞跌,身边的包围圈立刻出现了一个大缺口。
  这边的鲁图先也连发数爪,将身边几个巡检队的武士抓飞,然后紧紧跟在叶天龙的身后,两人一个闪身便已经到了庭院的边上。
  虽然布利亚古快速抢进,但被自己混乱的部下挡住路线,而几个身手高超的雪山弟子又忙着去救费先哲,再加上神殿的人不时以魔法掩护,叶天龙和鲁图先很快便脱离了巡检队武士的追击。
  等到大队城卫营的士兵赶到现场,叶天龙和神殿的人早已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