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诗涵篇-淫乱的留学之旅 1-4

诗涵篇-淫乱的留学之旅 1-4

时间:2018-05-11 一、深夜发情的春药美肉
我是诗涵,大学二年级我拿到了去美国大学留学的资格,于是那年暑假我就动身前往美国,并在黑人区的小巷内找到了便宜的公寓房间。
「嗯……哼……」
美国炎热的午后,在开着冷气的老旧公寓房间中,我全裸躺在铺着水床垫的双人床上,修长美腿紧紧夹着,白皙浑圆的乳肉依然保持耸立,肌肤微微渗出香汗,粉嫩艳红的小嘴发出呻吟,双手伸进穿着丁字裤的私处爱抚挖弄。
被彻底开发的淫蕩肉体不时因为小高潮而僵直颤抖,但是却没办法满足搔痒空虚的肉壶。
「嗯……啊……」
「啊……嗯嗯……」纤细手指爱抚着我那空虚已久且流满淫水的肉壶,没多久我再次到达无法满足的高潮,接着我因为整日的淫乐而陷入睡眠。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了,脱掉沾满淫水的丁字裤,走进房间中以透明玻璃围起来的浴室。
我开始沖洗满身是汗的敏感身体,并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沐浴乳。虽然我并不是很想用,可是也别无选择。
出国前死党们帮忙準备的沐浴乳与洗髮精通通含有春药成分,虽然药效不强,但是在无法排解性慾的现在却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我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礼拜,办好转学手续之后性慾一直没有发洩,平常闲来无事的爱抚与春药沐浴乳让我的性欲持续高涨。
另一点就是这栋五楼公寓只有我一个女孩子,其他住户不多但都是男性而且还是黑人。有时候偶尔出门与黑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在国内每天被姦淫的日子,穿着也不自觉地越来越曝露。
前天去顶楼晒衣服的时候,我居然穿T-BACK比基尼与高跟凉鞋上去,而且那边还有四五名黑人在做日光浴,我就在他们面前近乎裸体地晒着我的性感衣物。
我还能听到他们评论我的性感身材,以及他们对我的性幻想,他们甚至掏出勃起的粗大肉棒当场打起手枪,甚至还有一个特别精壮的黑人走到我旁边看着我打。
我晒完衣服就赶紧离开,但是他们粗大肉棒的模样却深深地烙印在脑中。
「嗯……哼……」沖洗掉沐浴乳的泡沫后,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肉壶的搔痒与空虚更是强烈,同时也觉得有点饿,这才想起我根本没有吃晚餐。
我随便套上一件连身短裙与绑带丁字裤、穿上细跟凉鞋,带着钱包就离开房间去超商买吃的。
一走出门我才发现这件连身短裙薄得跟性感睡衣差不多,远远看还没有问题,一旦拉近距离就可以将衣服底下的裸体美姿尽收眼底。
我咬了咬下唇,决定就这样去买消夜吃。或许是因为春药导致发情的关係,我变得大胆了,再说这个时间也不会有多少人在外面活动,说不定我运气好只要面对店员而已呢。
房间在四楼,而整栋公寓除了只能勉强容纳四个人的电梯之外就只剩下阴暗的楼梯,我决定选择搭电梯。
电梯移动得很慢,每当下到一个楼层时,我的心跳就会加快,要是有黑人在这时进来看到我这个模样,我肯定逃不掉的。
不过到一楼时都没有人进来,或许是春药发作的关係,我居然觉得可惜。
因为春药沐浴乳彻底浸透肉体的关係,开始感到身体发烫、全身酥麻香汗淋漓,肉壶搔痒不停,修长的双腿流满了淫水。
衣服紧贴着肌肤让身体曲线完美呈现,两颗挺立的乳头更是显而易见。快走到便利商店时,我才注意到本来就短的裙襬已经缩到翘臀上方,整个下半身都裸露出来。
我决定不将裙襬恢复原状,就这样走进接近大街的便利商店。这里的便利商店不算大,大概就是大一点的杂货店程度。
在大门旁边柜檯打瞌睡的年轻黑人店员听到门铃声醒来,本来向我打招呼,但是却因为看到我近乎裸体的淫乱美姿而呆住。
我就站在原地让他彻底视姦,不时假装在找商品而转身,好让他可以将我的裸体彻底烙印在脑海中。
『咳……抱歉?』我往前一步将自己贴近柜台,以英语向店员搭话。我的声音是大家公认的好听,这让年轻的黑人店员回过神来。他看起来大概才十五、六岁。
『请问你们有卖什么适合晚上吃的吗?』
他朝店内深处比了一个方向,我就朝那边走过去。走到店内最深处的一排架子,架上摆得都是一些轻食饼乾,只能解解嘴馋的食品。
随手拿了几包饼乾,我走回柜台结帐。
店员开始结帐,但是速度明显放慢,而且视线完全钉在我的身上不放。这时全身香汗淋漓的我做了一个最大胆的决定。
我脱下紧贴着身体曲线如同性感睡衣的连身短裙,将爬满汗水的雪白肉体曝露在空气与店员的视线中。
我听到店员吞了一大口口水的哽咽声,手上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双眼发直地盯着我看。我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这样做让我心跳开始加快。
身上只剩下一件丁字裤与高跟凉鞋,要是他想对我做什么,我是绝对跑不掉的,但我还是站在店员面前动也不动,任由他对我视姦意淫,我也因为他的火热视线更加兴奋。
我们在深夜的便利商店中疯狂做爱,他以我的性感肉体发洩年轻过剩的精力慾望,黑人的粗大肉棒在发情氾滥的肉壶中疯狂抽插,将健康活泼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灌入子宫。
到早上我们都还结合在一起,我邀请他到我的房间来,再续鱼水之欢。我们每天都在做爱,尽情发洩年轻的慾望与精力,甚至忘记我是来留学的。
我沈溺在肉慾之中,离开了自己的公寓,与黑人在他的小房间整天交缠,被最后列为失蹤人口、为他生下一个又一个健康的孩子。
忽然远处一声巨响将我们从意淫妄想中拉回现实,店员才慌张地结完商品。我感觉到自己双颊燥热脑袋放空,整个人都被性慾支配只剩一丝理智,要是他现在将肉棒掏出来的话,我一定会成为他的性奴。
『一共是──』
我解开身上仅剩一件衣物的绑带丁字裤,将钱一起放在黑人店员的手中,看到完全裸体的我,他完全呆住了。
『Bye.』

二、被享用的春药美肉
漫步在夜晚的小巷中,微风吹拂全裸的身体反而让慾火更加猛烈,完全发情稣痒发麻的肉壶春情氾滥,一双修长美腿都流满了淫水,粉色的乳头直挺挺的。
我现在只剩下一丝理智,要是现在有男人想跟我做爱,我一定无法拒绝甚至会成为他的性奴隶。我却没有加快脚步,而是慢慢地走回公寓。
不过当我走到公寓门口时都没有遇到任何人,心中顿时鬆了一口气,却也感受到期待落空时的落寞。
按下电梯钮,在五楼的电梯开始缓慢下降,但是慾火却随着电梯下降逐渐高涨,毫无赘肉的平滑下腹部升起一股热感。
就在这时,我透过电梯门看到后面有个高壮的黑人走进公寓大厅。他先是在后面停下脚步似乎在观察我,没多久就走到我身旁。
『美女可真大胆啊。』
他是前天故意在我旁边打手枪的精壮黑人,块块分明的黝黑肌肉爬满汗水,不知为何只穿着一条紧身短裤,现在正被勃起的肉棒撑得紧紧的。就算我穿着高跟凉鞋他也还是比我高一个头。
几乎是我大腿粗的手臂,大胆地搂住纤瘦的水蛇腰。男人的汗味窜进鼻腔,我甚至无法抵抗他的行为,好不容易维持住的理智已经蕩然无存。
「啊……」美艳双唇吐出火热的娇媚吐息,眼前似乎蒙上一层雾气,我将头靠在黑人肩膀上,双眸水润地抬头看着他。
或许一眼就看出我正在发情,他毫不犹豫地就亲吻我的樱唇。我也没有抵抗,甚至将嘴张开伸出舌头,主动与黑人舌吻。
他乐得享受美女献吻,更加大胆地侵略。
我们如同恋人一般接吻,舌头互相交缠摩擦,并不时交换唾液,那粗糙的舌头没放过任何一处,尽情肆虐享用我的小嘴。
一直到电梯来到一楼的通知响声,我们才从短暂的深吻中回过神,紧紧交缠的两条舌头依依不捨地分离,一丝银线断开。
我们走进电梯,按下四楼的按钮。
『我的房间也在四楼,就在妳的隔壁。』
我马上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性感的身体曲线紧密地贴着块块分明的结实肌肉,刚分开不到一分钟的嘴唇又再次交缠。
那双大手搓揉滑嫩紧緻的翘臀,粗糙的手指在菊花附近不时轻扯抚弄。
『妳搬来之后我每天都会听到妳的呻吟声,妳的声音很好听,听得我心痒痒的。』说着,紧紧贴住我腹部的粗大肉棒抖了抖。
我将手伸进他的紧身短裤中,纤细的手指轻抚那粗壮的棒身,双眸水润充满情慾像是看着恋人一般地看着他。
『你好壮喔……』
『我是健身教练,在附近有开一间健身房。自认体力不错,一定可以好好满足妳。』他的大手滑进股沟,粗糙的手指从后面掰开不停滴落淫水的肉壶,接着两根手指挤入其中。
『啊……!』电梯中响起我的娇声,发情的春药肉壶紧紧吸允入侵的手指,更多的淫水落在地板上,强烈的快感让我全身酥麻。
『美女可真紧,没有交男友吗?』他兴奋地挖弄掰开不停紧缩吸允的肉壶,我得要抱紧黑人才不会让自己因为快感腿软而摔倒。
『嗯、哼、嗯啊、人家有、男友、啊啊!』我扭动纤腰追逐迎合粗糙的手指,黑人也挖得更深入,手指几乎整根进入了肉壶之中。
『居然放着这样的大美女不管,真是暴殄天物。』粗长的手指探索着肉壶,每经过一处肉摺就让我颤抖不已。
『啊、那、你就代替他、嗯、享受、吧、啊、好深、嗯嗯!』
『当然,我会从头到脚好好地享用妳。』
我们又开始甜蜜浓厚的接吻,他将手指抽出我湿得一蹋糊涂的肉壶,一双大手从下方捧起坚挺浑圆的白皙乳房,享受柔软滑嫩的手感而搓揉。
一直到电梯停止上升,电梯门开了我们才分开。他搂着我的纤腰,通往角落房间的走廊上只有我火热甜美的娇喘与高跟凉鞋的声音,虽然还是淩晨,但我还担心如果这时有人开门出来会看到我的淫乱模样。
幸好我们回到房门前时都没有人开门出来。
『美女,妳去洗个澡打扮一下,我想要享用最美丽的妳。』
『嗯……等我……』

三、春药美肉的解放
脱掉脚上的高跟凉鞋走进浴室,让热水洒落在慾火焚身的肉体上,但肉壶深处的火热搔痒却更加猛烈。
我将春药沐浴乳涂抹全身,阴部更是特别仔细,阴蒂甚至被沐浴乳包覆住。平常我会在春药发挥之前就沖洗掉,这次我打算让春药完全渗入身体里。
直到我清洗完及腰的乌黑秀髮,才将身上的沐浴乳泡沫沖洗掉,雪白的肌肤泛起些微的桃红,粉红色的乳头挺立,期待着男人的爱抚,肉壶深处更是灼热搔痒不已。
用毛巾擦乾身上的水珠,每次摩擦都让敏感的身体感受到快感,我强忍着想自慰的冲动才将身体与秀髮擦乾。
我穿上丁字裤,接着套上套头露背连身短裙,这件衣服的背部一直到翘臀都没有布料,只有裙摆有一小段将整件衣服连成裙子,粉嫩紧緻的翘臀几乎都露了出来。
光是从背后就能看见浑圆饱满不失完美形状的白皙乳房,正面也能看到露出的侧乳,因为是无袖所以侧边也没有布料遮掩,甚至可以看见乳球完美的形状。
在化妆台前略施胭脂化上淡妆,在诱人的娇唇涂抹淡色的口红与唇蜜、喷了喷好友送给我的费洛蒙香水,最后戴上耳环,清纯的绝美脸蛋多增添了性感。
最后穿上20公分高的水晶细根凉鞋站在更衣镜前,镜中的性感美女全身散发出『接下来我要跟男人做爱』的淫乱气息。
我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隔壁的房门前敲了两下。没多久房门就打开了,全裸的壮硕黑人站在门前,双腿间那根即将佔有我的粗大肉棒正昂昂立起。
「进来吧。」跟我大腿一样粗的健壮手臂搂着我进入房内,空气中飘散着檀香,房间中放着许多健身器材,中央的双人床三边个架着一台摄影机,床头还有一台摄影机拍摄着整张床。
他带着我来到摄影机对着的床尾坐下,而我则侧坐在他那粗壮的大腿上。
「妳打扮得真性感,要跟男人约会吗?」
「还不是你叫我打扮得性感一点……让你享用吗……」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双眸迷濛、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我现在就要吃了妳。」他搂住我的纤腰亲吻因为口红显得更加诱人的粉嫩娇唇,我也热情地回应。
没有时间与场所的顾忌,我们沈浸在甜蜜的接吻之中,不知不觉已经倒在床上,他侧躺在我身边,大手伸进裙摆在早已溼透的丁字裤上轻抚游移。
这件与其说是丁字裤,不如说是一块繫着鬆紧带的薄布,面积只能勉强遮住紧密的肉缝,现在正因为吸饱了淫水服贴着饱满阴部的曲线,完全挺立的阴蒂更是清楚可见。
他一下就摸到挺立的阴蒂,两只手指夹住吸满春药的敏感阴蒂,一只手指轻拨抚弄,修长的双腿慢慢地分开迎合。
「啊、哈、嗯、好棒、嗯嗯!」我扭着纤腰发出呻吟,阴蒂被爱抚让敏感的肉体一下就到达了高潮。
身体像触电一样挺起颤抖,淫蕩的娇媚呻吟在房间中迴荡,大量的淫水一波一波地涌出,只有窄小布料的丁字裤根本挡不住。
「妳的身体真敏感。」他亲吻我的娇唇,一直到高潮结束。
「嗯……要不是这样……才不会被你得逞……」
「妳搬来那天我就对妳有意思,每天听妳晚上呻吟都让我心痒难耐,好几次我都想冲过去强姦妳。」他隔着短小的薄纱爱抚湿透的肉壶,手指轻轻挤压两片饱满肉瓣,每次挤压都让淫水流出。
「讨厌……这些摄影机是做什么用的呀?」我们就像甜蜜的情侣一样接吻调情,有时近乎窒息的深吻,有时又是只有舌头在空中交缠。
「我健身跟做爱时习惯记录下来,事后观看女人被我操得要死不活就是爽。」
「你有女人呀……」我嘟起小嘴,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吃醋。
「放心,妳就是我的女人。」他将我穿着高跟凉鞋的修长美腿分开,粗大黝黑的肉棒就挺立在双腿之间,只隔着一层薄纱贴着我那发情已久的肉壶。
「谁是你的女人啊……人家有男友了……」我伸手穿过薄纱丁字裤的细带,慢慢将勉强盖住肉壶而且湿透的薄纱脱下,吸饱淫水的薄布还与肉壶牵起黏稠的银丝。
男友与阿临教练的脸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一下就被情慾淹没过去。
「简单,妳当我的老婆就好。」
鸡蛋大的黝黑龟头挤开两片饱满的肉瓣,光是这样就让肉壶紧紧吸住侵入的龟头前端。
「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才不要当你的老婆……」他似乎不打算强行进入,扭着腰让被紧紧吸住的龟头玩弄肉壶。
「我叫做艾德,妳呢?老婆。」
「嗯、啊、不、啊、诗、涵、嗯嗯、人家、啊、叫诗涵!」才刚说完粗大的黝黑肉棒开始挺进,原本不停扭动迎合的身体忽然僵直,感受着肉棒慢慢进入、撑开依然如同处女般紧嫩的肉壶。
粗大的肉棒一点一点地推进,每次深入一点就让我仰起身子,肉壶疯狂地紧缩吸允男人入侵的性器,但那粗大的凶器却硬是撑开肉壁深入花心。
每次深入一吋就将淫水挤出肉壶,只被两名男人享用过的肉壶正被逐渐撑开,将如同处女一般的名器变成他独佔的形状。同时我也知道,当硕大的龟头抵达子宫口时我将会成为艾德的性奴隶。
就在我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他用力一挺。
龟头一口气顶起子宫,整根肉棒都进入了我那处女般的名器肉壶。我眼前白光火花闪烁,全身触电一样颤抖不已,眼角流出欢愉的泪水、小嘴吐出香舌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高潮淫叫哭喊。
「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被春药腌渍一个礼拜得不到高潮的肉体迎来了绝顶高潮,高分贝的欢愉叫声肯定响彻了整间公寓。
艾德一直到我的高潮过去为止都没有动作,享受着肉棒在名器肉壶中被吸允蠕动的快感。
他壮硕的身体压着我,双手与我十指紧紧交扣,如同恋人一般地亲密接吻,穿着水晶高跟凉鞋的修长白皙美腿也缠着他的虎腰不放。
「真是盛大的高潮,吸得我都快射出来了。」
「……我要开始了喔?」
沈浸在绝顶高潮带来的幸福感与快感之中,流着欢愉泪水的俏脸还在失神放空,我没有回答艾德。
接着,房间内响起我淫乱的娇声──

四、连续灌精中出
艾德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规律地进出我的名器肉壶,每次进出都挤出大量的淫水,我也随着抽插发出一声又一声响彻房间的娇媚呻吟。
「喔、喔、天啊、亲爱的、啊、好深、啊、嗯、顶到子宫了、啊!」
肌肉块块结实分明的黑色身体压着肌肤雪白柔嫩的性感肉体,又粗又长的肉棒将紧嫩的名器肉壶撑成肉棒的形状,龟头一下一下地撞击子宫口,每次抽插都让淫水声噗滋作响,饱满沈重的卵袋不停击打翘臀。
每次肉棒插入将翘臀向下压,而我们底下的水床垫又会将翘臀推起,这样就像肉壶在追逐迎合那根肉棒一样。
从开始做爱到现在我已经被送上三次高潮,艾德却一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当然我不希望他太快缴械,因为我也沈浸在快感、幸福感与被支配感之中不可自拔。
「啊、哈、又要去了、高潮了、啊啊!!」知道我即将到达高潮的艾德开始集中攻击我的G点,粗大的肉棒疯狂轰炸,一口气将我送上第四次高潮。
「嗯啊啊啊啊────!!!」高亢的呻吟再次响起,但是艾德没有停止抽送,压住我还在高潮的身体持续全力抽插。
明明已经在高潮了却又迎来下一波高潮,淫水潮吹喷了又喷,害怕会坏掉的我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紧紧抱住艾德,任由他把我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老婆,我要射了。」艾德在我耳边这样说,那根粗大肉棒疯狂抽插,最后龟头终于撑开子宫口、将浓稠健康的滚烫精液直接灌入子宫,我也达到了第二次的绝顶高潮。
我们再次十指交扣并深情深吻,白皙的修长双腿紧紧扣住艾德的熊腰,沈浸在射精与高潮的快感中。
连续高潮的肉壶疯狂蠕动挤压吸允帮助肉棒射精,黏稠如块状一般的精液一波又一波地直接灌入子宫。活泼而且健康的大量精液充满子宫,足以让我的卵子无处可躲,要是今天是危险期肯定会受孕的。
想到这里,修长的白皙双腿又扣得更紧了。
「……呼,妳的名器可真贪心,我都快被榨乾了。」过了许久,射精结束后艾德才放开我的娇唇,留在肉壶中的肉棒依然保持着挺硬。
「嗯……你射了好多……好胀……会怀孕的……」我神情恍惚地沈醉在高潮的余韵中,抚摸着装满精液的子宫位置。
「我还有很多。」他将肉棒慢慢抽出肉壶,紧紧吸允的肉壁几乎被他拖出。接着他将我翻成背后位,让我跪趴在床上,这样白皙光滑的美丽裸背一览无疑。
即使肉棒抽出去,灌进子宫的精液丝毫没有倒流出来的迹象,完全被锁在子宫之中。
大手抓住我的翘臀,那根肉棒又回到了我的肉壶中。
「啊…………!」我发出愉悦的呻吟,艾德握住受地心引力吸引而成完美钟乳形状的白皙凝脂肆意搓揉,手指挤压拉扯充血的乳头,些微的疼痛与快感让我欲罢不能。
他开始前后规律抽插,肆意玩弄乳房的健壮双臂轻鬆的支撑着我。这时我发现背后位比起一般体位更让我疯狂,除了肉棒能顶到不同的位置之外,艾德那装满精液的沈重卵袋居然一下一下击打着我充血肿胀的阴蒂。
「喔、啊、天、喔、嗯、哼、好棒、啊啊!」强烈的快感让我扭动纤腰、摇摆翘臀迎合艾德,流着欢愉泪水的淫乱美貌被床尾的摄影机完全记录下来。
「啊、啊、啊啊!!又要去了、啊啊啊!」在我喊出来之前艾德就已经知道我即将高潮,抓着我的手腕开始全速抽插,龟头一下一下重重地冲撞G点,加速将我送上高潮。
「啊啊啊啊──────!!!!!!」我到达第三次绝顶高潮,上半身大大地仰起抽蓄,接着软倒在水床垫上。粗大的黝黑肉棒埋在肉壶中享受着名器紧缩蠕动吸允带给他的快感。
艾德在我身上趴下来,亲吻我的粉颈、脸颊,肉棒微微地前后抽插,将高潮的余韵延长。
「让妳高潮很有成就感。不像其他女人,只会叫而已。」
「嗯……你怎么知道……人家要高潮呀……」
「妳要高潮的时候会吸得非常紧,几乎完全密合的程度。真是个小色胚。」肉棒顶到底后,龟头摩擦、挖弄子宫口,接着又顶个几下。
「哦、嗯嗯、人家才、啊、不色呢……」
「那我就把妳干成只想做爱的色胚!」艾德把我抱下床,让我双腿併拢弯腰站在摄影机前,从后面进入我的肉壶,抓着我的手腕就开始毫不留情地狂抽猛送。
「啊、啊、天、啊啊、啊、好棒、不、又要、啊、哈、去了!!」沈重的卵袋随着抽插不停击打阴蒂,被地心引力吸引的乳房将衣服夹在乳沟之间剧烈地前后甩动。
因为双腿併拢的关係使得肉壶十分紧缩,每次肉棒抽插都将穴肉与大量淫水带出,就算我高潮腿软也会被他顶起。
「啊、啊啊啊、啊、不、高潮、啊啊、停不下来、嗯、喔、啊啊啊啊!!」艾德的全力冲刺将我维持在高潮的顶端,美丽的容貌因为快感而变得淫乱。
潮吹的淫水在脚边形成小水泊,我在连续高潮中尽情地发出淫乱的哭喊。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艾德激动地大喊。
硕大的龟头在连续叩关下最后终于进入了子宫,将健康活泼的灼热精液再次灌入我的子宫之中。
而我则沈浸在连续高潮的恍惚快感中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