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五章

十景缎 第五章

时间:2018-05-13 文渊与同门作别后,逕自向南而行。他久读诗书,对江南风光极之倾慕,乘舟下江,一路南游,观景吟诗,抚琴舒怀,好不逍遥自在。
  这夜他独乘孤舟,辗转难以成眠。文渊正当年少,面对湖月佳景,心绪繁多,不自觉牵挂起师兄师妹来。他们自幼同门学艺,日夜形影不 离,有时师兄奉命外出,总有也华瑄在。这些日子他却始终只有一人独行,不免心生落寞,只得弹琴自娱,对月吟啸。
  他一曲将完,掏撮三声,心情稍稍舒畅,耳中忽闻转轴拨弦之声,凝神细聆,湖岸隐约飘来阵阵琵琶声。虽不甚响,但静夜中清晰可闻, 应和湖波,声声入耳。
  文渊心中一动,暗思:「哪里来这等佳妙之音?」步出船舱,远处琵琶声自湖岸穿雾而来,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一首「汉宫秋月」,道 出那人心头无尽愁思,奏来动人心魄,文渊只听得如癡如醉,心中暗道:「琵琶曲虽多有借宫怨为名,也有昭君怨、湘妃泪、傍妆台、懒画眉 之类的女子意象,其实贯串全曲的还是」思汉「二字,古人巨匠寓于这些宫词离曲中的,乃是去国怀乡之沉痛,繁华退尽之喟歎。琵琶之柔, 乃是」百链钢成绕指柔「的柔,并不真是女子之柔婉。这一曲竟能一柔至斯,怨慕至此,却非是女子不可成。」
  只听琵琶声渐止,一曲已终。文渊回舱抱琴而出,端坐船头,抚琴而奏,一串滚拂指法,正是一曲「高山流水」,流畅清雅,大有伯牙得 遇知音锺子期之乐。
  他奏得兴起,内息流转,琴弦铮然而响,真有名山雄峙、波涛浩漡之势。琵琶声跟着传来,竟也是「高山流水」之曲。琴曲由那人琵琶奏 来,竟然精緻无已,如是翠峰挺秀、涓流淙响之景,虽不及文渊琴声之开阔写意,却是千回百转,婉约嫣然。两音互相应和,文渊心中似乎正 和一名少女并肩,携手游于山水之间,自己高述胸中之志,她便在一旁巧笑应对……
  待得琴音琵琶俱歇,文渊心神畅快无比,郁闷一扫而空,心神一动,奏起一曲「关雎」,默思曲词:「关关班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曲中迴绕恋慕之意。
  「关雎」曲终,琵琶声起,乃是取自诗经「郑风」的一首「褰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这词曲却颇有取笑之意,意思是说:「你要是真心想念我,就提起衣裳淌过溱水来。你不想念我,难道没有别的男子吗?你这个傻小子真 够傻呀!……」曲音轻快,似纵似收,极之动听,好似一个俏生生的姑娘,正远远站开,若即若离,巧笑嫣然。
  文渊一怔,不禁心神蕩漾,心道:「溱水便如何?得见此女一面,便是越过穷北之冥海,又何足道哉?」当下顾不得小舟,便想游向湖岸去,忽然一想:「这位姑娘虽然如此示意,但我若这般唐突前去相见,在此深夜,若有人不经意瞧见,岂非于她名节有损?我怎可自顾自身冀 望?」想到此处,又即坐下,弹起一曲「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 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曦……」曲意飘逸,似对那可闻而不可即的女子诉出无限憧憬,欲即转离,曲尽意不尽。
  待他琴曲弹毕,湖上但闻晚风起波之声,各无声息。文渊心中忐忑,不知那姑娘心思如何。良久,才听得琵琶声起,仍是「郑风」的一首 诗「风雨」,曲中隐约寄托词意:「风雨凄凄,鸡鸣皆皆。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曲意是描述风雨寒凉之夜,鸡儿 鸣个不停,心情郁郁。但是见到了心上人,还有什么不快意的?
  琵琶声中情意缱绻,渐远渐去,终至不闻。文渊悄立船头,心中潮思起伏,湖上似乎仍然余音迴荡。
  日照清晨,文渊离湖东去,想到昨夜以曲会女,仍是不禁出神,难以忘怀,心道:「不意来到江南,便遇得此一才女,未能一见,实在可 惜!日后不知可有机缘再次邂逅?」
  他心神不定,信步而游,这日午后到了杭州城郊。放眼望去,青石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想来多是游西湖的游客。文渊心道:「人咏 西湖是」山光湖色步步随,古今难诗亦难画「,若不亲见,岂不遗憾?」当下收起遐思,兴高采烈地游湖去了。
  首先到的便是白堤。白堤、苏堤横越湖面,将西湖分做了里湖、外湖、小南湖、岳湖、西里湖等。白堤上植满杨柳桃树,风景秀丽,当真 是翩翩柳丝泛绿,树树桃颜带笑。文渊漫步游赏,心情舒爽,不觉讚道:「白乐天有诗云」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 足,绿杨荫里白沙堤「,着实妙哉!人人皆称西湖十景,其实此间可观处,岂止十景而已?」
  一旁杨柳树下正有数名男女席地谈笑,一名学士模样的人听他此言,起身向他走来,作了个揖,笑道:「这位公子可是独身出游?若有雅 兴,何不过来一同赏景谈天?」文渊见他约莫四十来岁,面目清雅,言语倒也有礼,当即还礼笑道:「如此打扰了。」便与那人走到杨柳树下 .
  树下本是三男三女,现下多了文渊一人。文渊自通了姓名,那学士一一给他接识诸人。两个男子都是中年儒生模样,一个白净脸皮,一个高高瘦瘦,是苏州人张和德、张和方兄弟,是那学士宋尚谦的朋友,一个少妇是宋夫人,另外两个女子是宋家夫妇带来游湖的丫环苹儿、翠香 ,前者清秀可人,后者面容娇艳,都是身着轻衣薄衫,袅袅婷婷,甚是娇美。地上铺了黄布,摆着许多杯壶菜餚,颇为精美丰盛。
  文渊将背上古琴解下,放在一边。宋尚谦向左右道:「翠香,还不给文公子斟酒?」翠香应道:「是!」便持壶倒酒,娇声道:「文公子 ,请!」
  文渊笑道:「多谢。」接过酒杯,酌了一小口。宋尚谦道:「文公子何不尽饮?这酒味不好么?」文渊微笑道:「酒是极佳的,然则实不 相瞒,晚生酒量浅薄之至,若是酒到杯乾,不出数杯,晚生只有醉宿白堤了,岂不坏了好景?」宋尚谦大笑道:「好罢!既是如此,美酒难以 飨客,文公子便多饮些茶吧。」
  张知方道:「文相公背琴游湖,定是极善琴道的了,不若奏上一曲,我等恭聆雅奏。」张知德也道:「不错。」文渊一笑,道:「如此小 弟献丑了。」端坐起音,拨刺绰注,琴音流畅而似歌声,极具韵味。弹得片刻,一旁杨柳树下,一个倚树酣睡的汉子忽然坐起,凝神细听。待得文渊奏完,宋尚谦等尽皆叫好,一旁游人也有人发声讚歎。那汉子一拍大腿,叫道:「妙极!妙极!清远空旷,超然尘外,好一曲」鹤舞洞 天「啊!」
  众人向那汉子瞧去,见他约是三四十岁,体魄健壮,一头蓬髮,两道浓眉,满腮乱胡极短极刺,似乎十分扎手,面目倒仍是清清楚楚,前 额一道长长的伤疤,穿着一件破烂短杉,实不如何体面,双目却是炯然有神。
  宋尚谦和张家兄弟心中暗道:「这个粗汉懂得什么琴曲?当真是猪八戒夹草纸,充斯文。」却听那汉子大声道:「富家子弟几个懂得好琴 曲?不过是猪八戒夹草纸,哈哈,冒充斯文罢啦。小兄弟,方才听你客套得紧,任某本来只闻到臭屁连天。想不到你当真有些料子,琴曲倒也 罢了,琴韵实在妙极,寻常俗人可奏不出了。」
  文渊听他一番话说来,正说中自己曲中意境,不禁大喜,笑道:「缪讚了。
  阁下精通音律,何不也一献所长?「宋张三人听那汉子骂上自己,心中本已不快,听文渊出言相邀,均自不愿,宋尚谦便道:」这位爷台 嘛……「
  那汉子一挥手,道:「这里俗人遍野,听不得我的曲子。小兄弟,你若真想听任某的琴曲,一个时辰后到孤山平台来。」说完站起身来, 伸腰打了个大呵欠,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知德怒气勃勃,道:「这粗汉忒没礼貌。」张知方道:「这种人口出大言,又有什么实学了?」文渊微微一笑,暗想:「这位先生虽然 无礼,但琴上的见识着实不凡,这孤山平台之约,不去可就遗憾了。」宋尚谦笑道:「文公子刚才的琴曲,实在好得很啊,那粗鲁汉子倒也懂 得好听,这才叫雅俗共赏呢。来啊,大家敬文公子一杯!」
  众人谈诗观景,品茶饮酒,过了半个多时辰,除了文渊专门喝茶,两个丫环来回服侍,其他人都已醺醺然有酒意,言语有些不清不楚了。 宋尚谦搂着夫人调笑,张家兄弟高声吟唱,忽然张知方把翠香抱进怀中,兄弟两开始不规矩起来。
  翠香格格娇笑,被张知德灌了三杯酒,脸蛋染上醉红,更是闹得凶了,搓来揉去,衣衫都颇为凌乱。
  文渊见众男女渐渐戏谑放蕩,不欲多看,望着远处断桥的湖山风貌,拿起茶壶,壶中却已没剩下一滴茶。苹儿轻笑道:「文公子,你只喝 茶,不饮酒,倒把茶喝乾净啦。苹儿帮你再热一壶罢。」文渊微笑道:「如此麻烦了。」苹儿伸出手来接壶,碰到了文渊手指,脸上微微一红 ,道:「文公子,你指甲长啦,弹琴不太方便吧?」文渊道:「倒也还好。」苹儿低声笑道:「文公子,我帮你修修指甲,好不好?这样你弹琴一定更是好听的。」说着沏了一壶茶,热将起来。
  文渊置之一笑,道:「我又不是你家公子,何须如此?你还是去服侍你家老爷夫人罢。」苹儿歎了口气,她见文渊风采翩翩,温文儒雅, 已是暗自倾心,心道:「若我真是你的丫环,那可多好。」
  忽听翠香腻声娇笑,满是蕩意。张知方自背后抱住翠香,左手往她裙带里伸了进去,直入双腿之间,捏捏揉揉,当真肆无忌惮。张知德将 一杯杯酒向她脸上、衣裙泼去,笑道:「看啊,通通……湿啦!啊哈哈……」翠香伸舌舔去唇边美酒,又笑又喘,衣服上下皆已湿透,紧附身 子,贴出了胸口曲线。张知方笑道:「好啊,裙摆下这一大片都湿答答地,也不知是不是酒。」张知德抹抹嘴,笑道:「尝一尝不就立知分晓 ?」说完当真把她衣裙掀起,一颗头钻将进去。翠香扭着身子,笑得花枝乱颤,只是笑声中带着呻吟,越笑越缓,也越发轻佻了。
  苹儿看得脸上发热,不禁把衣襟拉紧了些。文渊道:「苹儿姑娘!」苹儿心下突地一跳,低头怯声道:「文……文公子,你……你不会也 要……也要……」
  文渊淡然笑道:「要什么?茶快烧乾了。」苹儿一惊,羞着脸笑道:「我忘啦。
  文公子,你别叫我姑娘,我一个小丫头,叫苹儿就是了。「说着处理了茶具。
  文渊一笑,想起那姓任汉子之言,又不愿再看宋张等人胡搞,喝了口茶,起身道:「诸位,小弟尚有要事,先行一步,承蒙款待,就此告 辞。」
  宋尚谦正和宋夫人调情,无暇客套,只是笑道:「请啊请啊……文公子,后会有期……哈哈,来,让我亲亲这里……」苹儿红着脸,欠身 道:「文公子,老爷糊涂啦,你别介意。」文渊背起古琴,笑道:「怎会?苹儿姑娘,喝不完你的茶,真个抱歉了。」
  苹儿目送文渊离去,回头看着一众男女缠在一起,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文渊步履轻快,左转右绕,三步并作两步,通过一处林荫道,没多久便见迎面石壁上刻着「孤山」两个大字。上了孤山平台,只见北边便 是一座「西湖天下景」小亭,有桥有池,假山叠石,参差中又有疏密之别,端地非俗,只是假山上却坐了条大汉,双手叉胸,翘着二郎腿,一 见他来,哈哈笑道:「好啊,小兄弟不错,信守然诺,了不起!」说着一跃而下,跳上实地。
  文渊微笑道:「任兄好生豪气,小弟敢不赴约?」那汉子道:「哦,你怎知我姓任?」文渊道:「阁下先前自称任某,自然可知。」那汉 子笑道:「是了,我可忘了。我听你和那些家伙报了名,叫做文渊。在下全名任剑清便是。来来来,刚才坏了一张琴,向你借琴一用。」文渊道:「请。」便将琴递了过去。
  任剑清坐下抚弦,笑道:「总算任某想得还准,这时此地没游客,否则他们可受不了。」文渊不明所以,正要询问,任剑清吸了口气,「 铮」一声响,琴音一起,飞扬腾起,文渊不禁心头一撼,心道:「好大的气魄!」
  任剑清神采昂扬,越奏越强,琴声四方奔腾,声势大开。文渊听得气为之慑,意气贲张,全身紧绷。
  猛听得一阵霹霹响声,琴上七弦一併震断,琴身啪啦啦一阵乱响,散了开来,一曲弹完。文渊大喜,叫道:「好!志在廖廓之外,逍遥乎 八紘之表,若御飙车以乘天风云马,放浪天地,游览宇宙,无所羁绊也!任兄,好豪迈的《八极游》!」
  任剑清仰天长笑,道:「小兄弟,任某毁了你一张好琴,你觉得如何?」文渊笑道:「好琴易得,好曲难得!任兄若肯弹十首曲子,小弟 便买十张琴奉送,又何足惜!」
  任剑清一拍琴身残骸,喜道:「好小子,果然是知音人,任某送你这一曲,真没瞧错人。寻常人哪里听得下去?不到一半,若不震昏,便 是逃开远远的。只有知琴之人方能领略,武学高手才可消受。小兄弟两者兼俱,难得难得,好痛快!」
  文渊一惊,道:「任兄,你怎知小弟会武?」任剑清笑道:「你琴调与脉息呼应,我同道中人听来,自然知晓。你瞧我内功如何?」文渊 道:「凌厉非凡,内蕴柔力,若长江大河之无尽。任兄的功力,比小弟更胜一筹。」
  任剑清笑道:「你听得真够準,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