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免费的手术

免费的手术

时间:2018-06-11 从小我就立志要当一个好医生,医生可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福途,因此,奉劝那些有能力的学子们要好好用功,当个好医生。这是讲好听的,其实我是个另有所图的医生,尤其我是一个制服控,以前很喜欢护士服,不过最近医院待久了,也对护士服免役了。
我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快三年了,主治妇产科,现在虽然有健保给付,但是愿意上门看诊的人数有限,大概是因为我的医学学历是大陆某一省的医师执照吧!
前一阵子的有一天,我的诊所超凄惨,一整白天都没什么人来求诊,真的无聊透了,所以近傍晚的时候我就让我的护士小姐先行下班。
晚上时分,离休诊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我开始在收拾了。当我要关上诊所里最后一盏明灯,拉下铁门时,忽然,一位某公立的高中女学生来到我诊所附近,她长相秀气,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渐渐朝我的方向走到我身边来。
第一眼,我是看到她面有难色,第一时间以为她是路人甲,不知道她是来求诊的,于是将铁门继续往下拉,拉到底时她终于忍不住对我哭泣,嘴里还喃喃地道:
「怎么办?!……」
她的哭泣声终于引起我的注意,我看着她泪流满面,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又不语,只是眼神即近哀求且静静地看着我。
我狐疑地问道:
「怎么??妳要来看妇产科??!」
她总算停止哭泣,朝我点点头。看来,我只好再拉起门,请她进去。
就这样,整个诊所就只剩下我跟她两个人,在诊疗室里,我询问后才知道她已经四十五天没有经期,发现她可能已经有了身孕,透过超音波知道她子宫内已有了小生命,而且已经快一个月了。原来她跟她的小男友初经人事,也不晓得做防範措施。
看着她秀气的脸庞不住落泪,加上她穿着学生服的模样,真叫人怜惜。
我又继续道:
「妳可以选择吃药或人工流产,不过人工流产比较安全,但因为堕胎是自费的关係,健保不给付,因此费用上不便宜…」
当她一听到她有了孩子要拿掉,加上费用不少,这些足令她难以承受,在我面前不断地啜泣道:
「怎么办,我没有钱,我不想被父母知道,也不想留下纪录,医生!求你帮帮我。」
听完她说的话之后我当场傻眼加苦笑,一时半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她哭得如此伤心,除了起了侧隐之心之外,还对她起了些邪念,看着她美丽又高佻的学生服,只好当做是做善事了。
我故作勉强道:
「这样吧!现在时间太晚了,进行手术后还要恢复体力,礼拜天诊所只开到早上,下午妳一个来诊所来,服装最好要像妳现在的服装就可以了,另外最好多带一套衣服来换,过来的时候最好穿平常的衣服,记住,下半身一定要穿裙子,这样比较方便我进行手术。」
她终于有了些笑容,并对我点头允诺。
礼拜天下午大约一点左右,我便见到她来,她果然依言穿着裙子过来,手边还拎着一套换的衣服。我将铁门关上,并要她在诊疗室的蓝绿色布幕后面换上她们学校制服。
当她将她穿着学校的制服出现在我面前,我心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好想赶快上前强吻她,但我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因为我是个「好医生」。
我要她躺在手术檯上,她看见手术檯上的装置整个人有些震憾,我带好手术手套后要她跨坐在手术檯上,看着她的神情似乎很紧张,也很害羞地紧併她的双腿,像是不容我侵犯她。
我告诉她道:
「我是一个医生,我要帮妳拿掉妳的孩子,让妳重生。」
这时她才愿意将脚放轻鬆,双腿任由我打开。我看见她黑色的百褶裙襬自然下垂,要将她的双腿固定在两旁的置脚器上后,便要伸手进入她的裙襬下要拉下她的内裤,她迟疑地看着我,身体自然反应,双手便要伸过来阻止我的行动。
我看她又不肯就犯,便对她道:
「妳如果不脱下内裤我要怎么帮妳诊治。」
于是她只好勉强又无奈地将手鬆开,让我将她的浅绿色内裤褪了下来,内裤褪至到她的膝盖边。
当我的头伸进她的裙襬内,看着她稚嫩的阴瓣及阴蒂,太可爱了,一时之间我点脑冲血,原本以为她穿学生服我就能满足,现在我改变心意,兴起了想要干她的念头。
当我探出头来,发现她的一对眼睛很不安份地看着我,似乎是在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让我的行动有些怯懦。我看见蓝绿色布帘,也就是她刚才换衣服的地方,那是可以移动的,我起身将它推了过来,布帘穿过整过手术檯,放置到她身动的中央,将她的身体上半身与下半身用布帘。
隔着这块布帘,让我总算可以轻鬆地对她的身体採取行动,并道:
「这是我看诊的习惯,我等会儿看诊时妳下体可能会有些不适,但是请放心,那是正常现在,知道吗?」
「喔!」
于是,我稍稍整理了器材,但是眼睛仍死盯着她的裙襬下面的私处,真的好美,那两双完美无瑕的双腿加上私密的三角地带,让我的下体不住地勃起再勃起,终于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我已经将我的石门水库开起,一条硬挺而硕大的鸡巴就这样向上直挺弹出,看着她粉嫩的阴道口,外阴部稚嫩的令我忍不住对她产生爱抚,忍不住用手指在她的私处外围划圆,接着慢慢地潜入她的阴道内,慢慢地润滑她的阴道内部,当我发觉她温热的阴道已经充满湿润,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道:
「现在我要开始对妳进行人工流产的手术了,刚开始可能会有点痛,但请放心,心情儘量放轻鬆,不要太紧张,很快就会好的,明白吗?」
「嗯!」
就这样,我将直挺的阴茎毫不留情地对準她的阴道口,轻轻柔柔地向前挺进,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有一个月的身孕,但是她的阴道还是像处女般一样紧迫,让我一开始的进入并不是很顺利,龟头前方的阻碍似乎随着肉棒没入越深而加大。
她的身子一阵抽动,接着便喊道:
「啊!…好痛…医生!…停止!…」
她的手要穿过布帘又要伸手阻止我,我惊吓到,连忙抓住她的双手,并且有些生气地对她道:「妳很不合作欸!妳这样子不听医生的话话,要医生怎么动手术?!」
她似乎被我的疾言厉色所吓道,停止了行动,而我控制住她的双手,并且将布帘拉住,不想让我对她所作的恶行曝光。
这时她又开始啜泣,看来她可能是对于手术的剧痛而感到害怕,开始后悔初嚐禁忌,加上我对她有所责难,她强忍着惧怕,只能无奈地面对这埸「手术」。
我的下体继续向前挺进直到整个阴茎全部没入她的阴道内,当我的根部底至她的阴道口外,她的哭声忽然变大,隔着一块布让我看不到她的神情,不过可以听得出来她的表情是痛楚不已。她的阴道的确实分的紧密,我连抽出来都有些困难。
我发觉她的阴道内有强烈的吸力在吸吮我的龟头,我明白再不抽出可能就会忍不住就射精,毫不犹豫向下抽出。
「啊………」
快速的抽出让她的身体不由得地想要向后退,无奈双脚被固定在置脚器上动弹不得。
我深怕她起疑,便先发制人地道:
「妳先不要紧张,我的仪器会先慢慢地将妳的阴道口撑大,这样才好让我吸出妳那未成形的生命。」
她惊惧道:
「医生!可不可以不要做了,我吃药墯胎。」
现在哪由得她再做选择,我极力安抚她道:
「妳放心,这个手术很快就好,再忍耐一会儿,吃药很危险的,我是医生,请妳一定要相信我。」
就这样,我再将她的身体向我的身体拉近,要她的双手交对放在腹部,告诉她这样可以减轻疼痛,她也照做。现在的她只能卸下她身体上所有的疑问,任由我对她做的侵犯。
我的的阴茎又向前挺入她的阴道内,她又开始闷哼,我没理会她痛楚的喊道,开始在她的私处内儘情开挖。我虽然看不见她美丽的容颜,但我在布帘后看她细緻的腰身及完美无瑕的大腿也很是享受。
我见她不再发问,知道她已经将她的身体完全交给我了,便放下手边的仪器,扶住她的腰间,用力向前挺进,她的双退外开,而我的大腿不断碰触她的大腿内侧,而她终于也慢慢地开始熟悉这样的痛楚,麻木地呻吟起来。
当我的发觉前腹部下有一股即将控制不住的热流不断地燃烧,我知道随即就要爆发出来,便利用她膝盖间的内裤,身体向前靠而倾斜,加快抽送的速度,我明白一个已经受过孕的子宫,内射是不要紧,于是我便肆无惮忌地继续向前抽送,肉棒的前端灼热无比,直到我的龟头前端感受到强大的刺激,我强烈紧靠在她大腿内侧,抱住她的腰,身体向前倾,滚热的睛液就这样一泻千里在她的阴道内,我强压入内直顶,顶进她的子宫颈,狂洒在她已被人沾污的子宫内。
当我满足后,我将我的阴茎向外抽出,我拿卫生纸擦拭我的肉棒后便随即软化,关上石门水库后,我开始拿着仪器,将她的阴道向外撑大,试管顺利进入,吸吮器经过负压器将她的胎盘吸出,这回她果然没有像之前这样剧痛,大概是经过我狂烈抽插后麻痺了,之后我便顺利地完成这次的人工流产,而她也很感谢我对她做的「免费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