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爲了离婚,把老婆推入别人的怀抱

爲了离婚,把老婆推入别人的怀抱

时间:2018-06-14 我和妻子小芹是高中同学,可谓青梅竹马,上了大学才确立了恋爱关系,毕业后第一次给了我,顺利成章的结婚,生子,赶上我的事业还算顺利,劝说老婆辞职在家安心带孩子。06年孩子到了4岁送回老家,老婆在家无所事事,说起老婆绝对算上美女,原来在几百人的公司裏是数的上的美女。
再来说说我,大学毕业后做起了销售,过了几年提成部门经理,06年新招毕业生,豔做了我的助手,很高挑的身材(174),皮肤非常白,长发飘飘,起初只是觉得她养眼,后来工作中接触多了互生情愫,虽然她有男友,我也已婚,最终还是背叛了婚姻。逐渐发现豔是我理想中的妻子,温柔娴熟,气质很好。老婆其实也如此,一个卑鄙的念头浮出水面,想给老婆找个好的归宿,然后我两平静的分开。
开始了给老婆寻找归宿的曆程,邪门的在网上疯狂的寻找,站台,交友网都发过,被人骂过变态,也被很多登徒子纠缠,渐渐的自己心裏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给老婆找好男人过渡到疯狂的想看老婆和其它男人媾合。
07年3月一个男人出现在QQ,37岁,姓杨,离异无孩,虽然学曆不低但说话很粗俗,社会阅曆使他说话很有内涵,交流了双方看法,安排了一个周末,我两个大男人在茶馆包间中见面,看得出他爲了博得好印象费了番功夫,长相倒是一般,个子也不高(172),虽然有点大肚子但身体很强壮,和他开诚布公的聊了聊,他也给我讲了他的经曆,30岁结婚,34岁离婚,后来处过几个女人无果而终,现在自己做些小生意但不很忙。说话很有水平,眼神比较犀利。
有一点我很不舒服,见到女人很色的感觉,他一直盯着进来送茶的服务员的胸部看。我把笔记本打开,裏面有老婆的照片,看完他的情绪明显高涨,有点迫不及待。我很不舒服,感觉自己是个皮条客。
在茶馆中呆了一个下午,互相交流了看法和行动步骤。第二天周日一早,杨哥来到了我家,身份是我的新同事,老婆炒了几个好菜,他一直盯着老婆看,我私下裏警告他老婆最烦这种看上去色迷迷的男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第一次作客老婆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健谈,幽默,阅曆深,见识广。顺带提及他想在小区裏租个房子,让我们夫妻帮忙留意。
没想到第二周他就租到了房子,同一个小区,隔了几号楼。后来才知道,平常一居室的租金是1500精装修,这哥们租了个1800的,怪不得行动很快。
搬过来时我和老婆还特意帮他一起收拾屋子。接着基本上每天晚上他都过来吃饭,他厨艺很好,每天都是他和老婆两人在厨房裏忙乎,我在屋裏上网,有天老婆对我说杨哥挺烦的,怎么天天跑咱家吃饭。(老婆和我一样出身工人家庭,有小市民情节,不是很大方),我及时把情况反馈到他那,第二天他来的时候带着一兜螃蟹和蔬菜,老婆的怨言戛然而止。女人的确爱占便宜。这可好,周末杨哥请我们一起打球,请我们一起到影院看大片,全是他掏钱。晚上各回各家后我两互相交流情况,看看下步怎么着。
过了小半年,期间我也和豔经常在一起聚,这个时候他从没去单独找过老婆,(这个我告诉过他),他的确很有耐心,老婆对他很信任,还张罗着给他找女朋友。偶尔杨哥还请我们去游泳,老婆和我都是旱鸭子,我以爲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老婆怎么着也把杨哥当自己人,没想到老婆连分体内衣都不穿,只穿连体内衣去和我们学游泳,而且在游泳池裏老婆也不让杨哥教他游泳。我有点着急了,借口出差,其实一直呆在北京,只不过是在豔的小屋裏。
出差前我告诉老婆杨哥已经从单位辞职。这段时间(大概一个月)每天早晨两人一起去买菜,中午一起做饭,俨然一对小夫妻,但据他说老婆还是很保守,偶尔在厨房裏碰下手老婆都很不自然。
他曾经想过用春药,这个想法被我否决,老婆的性格外柔内刚,必须从内心让她接受,硬来的话后果很可怕。这期间他有点不耐烦,毕竟过了将近半年,还没什么效果。他解决生理需要的方法只有自慰,偶尔到我家老婆不在时候拿着老婆要洗的内裤打手枪,或是我和他在家老婆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让他看看。
事情的转机是在11月份,那天我要出差的,我两準备出差前的行李,我故意找个茬和老婆吵了起来,她心裏本来就有怨气,一下爆发出来,我故意的煽了老婆一巴掌(心裏还是很心疼的,从来没动过老婆一根手指),她果然不吵了,使劲的哭,我狠狠心提起行李下楼跑到他那去告诉他这是个机会。
杨哥立刻跑到我家,之后的事进展的很顺利。事实证明,老婆其实对他也渐渐有了好感。用杨哥的话说,敲门半天老婆才开门,眼睛红红的,身上很香,屋裏空调开着,穿了个小吊带,乳头都能看到,他底下一下子硬起来,本来想霸王硬上弓,后来忍住慢慢的开导老婆,说了一大堆我的好话,然后说我不珍惜这么好的老婆,云云。
老婆一直低头哭,后来慢慢的从劝慰发展到抚摸,之后就是拥吻,然后做爱,亏得那哥们专门準备的药物,那天和老婆一口气做了6次,老婆真的被他折服。
老婆也2个月没做,慾望很强烈。
这天结束战斗后老婆像是突然醒悟过来,把他从床上推开。他很紧张的给我打了电话,说老婆会不会想不开干啥事?我也心慌了,立即给老婆打了电话,过了很久老婆才接起来,声音哽咽的给我说上午和我吵架是她的错,我说我在外地有什么事找杨哥,她很不自然的恩了句。
我看没事,立刻给杨哥说了,并且告诉他对老婆一定要欲擒故纵,从我和老婆谈恋爱起她就吃这套,意思是让大哥这段时间别主动找老婆。
每天我和杨哥都在QQ上聊,他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去找老婆,我说等等吧,有什么情况就告诉我。
过了一周,杨哥突然打电话说老婆发了条短信给他「咱们以后都别见面了」,他有点不知所措,以爲以后彻底没戏了。
这句话我很熟悉,谈恋爱我和老婆吵架,她想让我见她一般都这么发短信。
我把情况告诉他,他非常兴奋,接着问我怎么办。我让他先给老婆打电话,别提那件事,关心关心老婆最近的生活情况。不一会他告诉我老婆压根没接他电话,打了好几遍都如此。
该我出面了,我给老婆打过去电话,过了很长时间老婆才接,我问老婆干啥呢,老婆支支吾吾的说在洗澡,我纳闷她从来都是晚上洗澡,白天洗的什么劲。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裏很失落,随便聊了聊就挂断电话。心裏若有所失但也觉得自己的计划在一点点进行,立马给杨哥打了电话,说「老婆其实在等你,你别打再电话,半小时后直接去我家就行。」他接着说已经知道了,老婆刚才发短信给他说让他把落到家裏的电脑拿走,然后再也别见面了。
他笑呵呵的说又该服用伟哥了。我听着心裏难受,没多说什么。一个多小时以后,我给老婆打电话,马上就有人接,支支吾吾的,前言不搭后语的和我聊了半分锺,然后说炉子上热着菜不多说了。
晚上也没见杨哥上线,第二天中午杨哥来了电话,约好在老地方见面。一看他就是一脸疲惫,他有点不自然的看着我,我淡淡的问他,昨天办事了吧?他说办了,然后是沉默。
我觉得两个男人说这个话题的确有点尴尬。于是一起找了个餐厅,要了个小包间,要了几瓶小二,随便聊了聊,我做销售的,酒量已经练了出来,又赶上年轻,每人喝了两瓶小二下去后,他说话有点大舌头,我问:「昨天是什么个情况?」
他说:「兄弟,不是我说,昨天去你家还忐忑不安的,一敲门见到弟妹,底下一下子硬了起来,平时看她都不怎么打扮,昨天稍作了些淡妆,皮肤洗完澡也特别白,身上香喷喷的,穿着紧身的衣服,不瞒你说大哥我上过的女人也很多了,这么个漂亮妞儿也真少见。」
我警觉到:「你不就找个几个女朋友吗?」
他嘿嘿一笑:「你大哥我干过的女人很多,有时也会找些小姐消火。」我一下子怒火上来,我基本上是被骗了,万一有个什么病之类的怎么办?
我压抑住怒火,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问进屋后接着是什么情况?
他说:「先是对我很冷淡,弟妹对我说该拿走的就拿走,拿完你也赶紧走,以后别见面了。」
老子什么女人没见过,我当时就跪下来抱着弟妹的腿哭喊,说:「我第一眼见你就喜欢你,以后见不到你,我真的活不下去。」,老婆也哭着说:「我已经有了丈夫有了家庭。」
我顺着说到:「老婆是比较正统的女人。」
他说:「正统个屁,我抱着她腿时,两个手指大概放到外阴户的位置,边说话边使力触碰,你不知道你老婆根本不抗拒,说了会话她两腿都颤抖,据我的经验她底下肯定有了反应。」
我思索着,按时间算老婆还有一周就来事了,这几天正是老婆慾望最高的时候,杨哥也真会掐点。这个人城府很深啊。
他接着说「我看时机到了,起身抱起她一下亲吻起来,你老婆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我撩起衣服揉奶子她还哼哼了几句,当时我的壮阳药也有了作用,二话不说,根本没上床,在地毯上直接搞了一次。」我问:「带套了吗?」
他眉飞色舞的说:「哪有时间顾得上戴套?」
我说:「你射了几次」
他说:「三次」,他突然警觉到什么:「后来她吃了避孕药。」我心裏很难受,老婆一向很爱乾净,除了和我要孩子前让我不戴套,其它时间不但必须要戴套,而且必须要洗澡。没想到这个也就接触半年的男人不洗澡,不戴套直接让他任意在体内射。
我安慰他:「呵呵,反正我是想让她以后跟你的,但在我们离婚前最好别搞怀孕,这样很不好,你们就那么三次吗?我老婆在床上一般也不会主动要,和我做也就一两次完事。」
他一脸淫笑的说:「前三次是我的需要,后来我两一起沖了个澡,沖澡时我用手指扣到她阴户,扣了一会弟妹立即把舌头伸到我嘴裏,她那两条大白腿夹着我的一条腿使劲蹭,还说我腿上怎么这么多毛。」,我让她帮我舔一舔,她的口活还不错,硬了后在洗澡间裏又搞了一次。」
我接着话说:「我老婆吃香蕉是我教的,但她一般都不愿意和我吃香蕉,她嫌恶心。」
杨哥哈哈笑道:「嫌恶心?我最后都是在她嘴裏射的,她也没说什么啊!」我越想越憋气换了个话题:「第一次完事时你是被我老婆赶出去的,这次是不是也这样啊?」
他说:「这次反过来了,我晚上急着去见客户,她缠着不让走,害的我生意也没谈成,到今天早晨也离开的你家,放心,昨晚和你老婆聊了很多,我懂得哄女人,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裏有数,早晨你老婆一早起来给我买早点去了,还打了几个荷包蛋,我让她别穿内衣内裤真空,她还真听话,吃完早饭临出门,我又搞了一炮,真爽啊!」
他酒的确喝多了,说,我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啊?你听听她怎么说的?
我心裏很窝火,真想揍他一顿,还没离婚就变成他老婆了。电话接通,他放到免提上,老婆马上就接了,急切的问:「你在哪呢?」杨哥说:「我在陪客户吃饭呢,想我了吗?」
老婆:「讨厌,少喝点酒,注意身体啊!」
杨哥淫笑道:「让我注意身体是不是晚上想那样了?」老婆说了句:「讨厌」然后咯咯的笑起来。
后面的话没记住太多,但杨哥真是个此中高手,说话说的极尽挑逗,但时刻透着关心,呵护,最后还是杨哥主动说要谈事老婆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我有点不服气,过了会也给老婆挂了电话:「老婆,你好吗?想你了。」老婆淡淡的:「哦,你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啊,你大概多久回来?」我说:「还要两周吧」
老婆说:「回来前记着提前告诉我。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就这样了。」
我很懊恼,但不久接到了豔的电话,时时透着关心,呵护,心裏感觉很温暖,至少我还有豔。
于是给杨哥说:「杨哥,你继续吧,有什么情况你告诉我,我还是了解我老婆的,省得你走弯路」
杨哥不屑的应了句,表情好像是:「我比你还了解你老婆,还用你来指导?」
半个月后,豔出差去了。我给老婆打电话说第二天下午回来。
过了一阵子老杨打了电话说明天我要回来,老杨笑道:「你老婆已经给我说过了,我在天津出差,弟妹非让我今晚回来陪陪她,说你要回来」
第二天下午我回到了家,家裏整理的乾乾净净,老婆刚洗过澡,心想肯定是打扫一下战场。
有将近三个月没碰老婆了,刚洗完澡后画淡妆的老婆果然很迷人,而且老婆的精神气越来越足,女人味越来越浓,我赶紧发交卷了一下,刚伸进去,就觉得老婆的阴道明显的扩张了,想到也许老婆刚和他做过,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索然无趣,老婆意犹未尽,但看我不在状态也没说什么。
我躺在床上抽根烟问道:「最近杨哥怎么样了?新工作找到了吗?」老婆的脸红了,吶吶的说道:「自从你出差很少见到杨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老婆不善于撒谎。
我说等会让杨哥过来到家吃饭吧,老婆说:「算了,你刚回来好好休息休息」
我说那我到他那转转去。
老婆似乎很紧张,但也不好阻拦。
饭后我去了杨哥家,房子收拾的挺乾净,比原来温馨了很多。
杨哥也容光焕发的招呼我。我说你这一大男人越来越注意卫生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是早晨弟妹过来收拾的」
我酸溜溜的说道:「你们两过的还真像两口子啊?」他回答:「这是双赢,你和你那个女人咋样啊?」随便聊了聊,他上厕所的功夫我在屋裏到处看看,随便翻翻书,看到一个柜子关着上面还插把钥匙,我打开一看,足足有将近一百张黄片,日本的,美国的,群交的,SM的什么都有。
除了这些还有一大堆女人的内衣内裤,都是很性感的,有只露乳头的胸罩,有只露阴部的内裤,还有的内裤压根就是两条绳子打打结做成的,还有一个电动阳具和一个跳蛋,接着往下翻,还有小皮鞭、小制服类的东西。
关上柜子时杨哥从卫生间出来,愣在那。我笑着说:「你不会是把这些东西都招呼到我老婆身上了吧?你放心,我和豔发展的很好,估计两个月内我就和老婆离婚了,该说啥就别藏着不说,坦诚不公点。」杨哥说:「那我就不瞒兄弟说了,我慢慢引导弟妹,我两一天都不怎么上班的,就在家裏看这些片,然后模仿学习,这几十张碟我们早就看完了,这些性用具也是我两一起去买回来的。」
我说:「我老婆好像不喜欢这些东西。」
他说:「现在很喜欢了,我调教女人还是有一手的,你老婆其实还是可造之材,你不懂方法而已。」
我拿着那几根绳子说,:「这个我老婆会穿?」他笑道:「何止会穿,还挺爱穿的」
我苦笑道:「你就用了这么短短的两周多就把我老婆弄成这样了?何况中间她还来事了,你们怎么做的?」
他从柜子裏拿出一瓶医用的凡士林,说道,你别生气就行,老实说:「那天我和弟妹作爱,做完后拔出来竟然出血了,弟妹说估计是来事了。不瞒你说她已经被我彻底征服了,不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我告诉她来事了我这几天要自己打手枪,她很心疼的说第一次是给了老公,但后面的第一次可以给我。于是到药店买了医用凡士林,你老婆是个不错的女人,一旦爱上男人真的会不顾一切付出,爲了第一次能成功,她一天多没吃东西。」
我说:「你是怎么把我老婆弄的这么服服帖帖的?」他说:「大哥我阅女无数,女人是靠耳朵活一辈子,我给你老婆一天说的肉麻的话比你一辈子说的都要多,平时小事多留心些,显示出关心,女人是绝对吃这套的。再加上我那个事的花样多,她和我在一起做爱多了去了。她告诉我哪怕和我过一天就死也心甘情愿。」他说话的时候摆弄着老婆的内裤,脸上泛着光,很淫很色的样子。
再沿着这个话题谈下去我的自尊心肯定受打击。于是聊了聊他的生意,他是做招投标的,有部委的关系,国家采购时他通过关系拿标,然后低价采购,高价卖出挣差价的,关系维系方面都是投其所好,爱财的给钱,爱色的给女人,他现在的客户是一个处长,50多岁,既爱财又好色,每次他都要找几个小姐一起陪着玩。社会真黑暗,我也是搞销售的,可以理解。
我离开他家后给豔去了电话,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聊了一阵子。心理上得到安慰,回家时也没有表现出反常。老婆送了口气,很高兴的问我杨哥最近咋样了。
我笑着说最近生意还过的去,就是缺个女人得不到安慰,你赶紧给他找一个老婆啊。
老婆啐了一口一本正经的说:「别人的事我才不管。」
在家呆了一周,豔出差回来了。
我一直在家休假,想找机会出去,老婆似乎也一样,周末在家两个人各怀鬼胎的打着主意。(这一周我都没怎么碰老婆,一碰心裏就想着她和杨哥上床玩跳蛋的事,立马就软了),老婆起了个打早说是去敢早集买菜,我心裏当然知道老婆要去找杨哥,也就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9点锺起床我给杨哥打了电话,他接起来,我问说话方便吗?他说方便。我说老婆在你那吧?他说:「是啊,在裏面洗澡呢,刚完事。一大早你老婆就跑过来,我还没睡醒就被扒光了,今早这情况算是弟妹把我给强奸了。你和她是不是很久都没做爱了?」
我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此后老婆每天总是找借口出去,不是去补鞋,就是去买菜或是去商场换东西。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转眼到了2月份快过年了。各家都洋溢着过节的气氛,往年都是我带着老婆回老家过年,今年老婆说什么也不回,我知道,这是因爲杨哥过年也不回,老婆看来是真爱上他了,怕他一个人孤单,也好,我带着豔回老家去见父母。
过完年回来有一天老婆很深沉的告诉我有事跟我谈,她倒是很直接了当的说爱上了别人,却死活不说是谁,而且已经怀上了孩子,哭着请求我和她离婚,虽说这是我一手安排的,结果也如我所愿,心裏总是很痛,两人在一起毕竟有了十多年,就算没了爱情至少也有亲情。
我的冷静出乎她的意料,她什么都不要,包括孩子和房子,只离婚就行。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我曾经给杨哥说过,就算离婚一定让他逼迫老婆别带孩子离婚。
杨哥真的办到了,老婆确实很爱他,甚于爱自己的孩子。
离婚前夜我找到了杨哥,我说这是我一手导演的离婚大剧,现在要求他第一绝对不能把这出戏告诉老婆,我不想老婆一辈子恨我。
第二,离婚后他要和老婆结婚并且好好对待她,老婆是个善良单纯的女人。
第三,老婆肚子裏他的孩子一定要要上。
离婚后,07年5.1期间我和豔如愿以偿的步入婚姻殿堂,老婆离婚后和杨哥一起搬离了小区,老婆在走的时候告诉我那个男人是杨哥,央求我原谅杨哥,这事不怨杨哥,是她主动爱上杨哥的。
哎,傻女人,我哭着送她下楼。
转眼又到了11月份,一年过去,物是人非,一直也没和前妻、老杨联系,那天触景生情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她很快就接了,随便聊了聊,她和老杨还在北京。
约她出来聊聊,她说下午还和老杨一起约了客户。最后终于答应了。约在星巴克,相处过10多年从来没带她来过这,离婚后反而来了。
老婆10点多才到,大半年过去了,快不认识了,老婆穿着很高档的皮大衣,口红涂的鲜红,眉毛纹过,眼影也画过,原来顺直的长发烫过,脸上打了粉本来白皙的皮肤显得更白,高跟鞋至少10公分,比以前显得年轻许多,她一进门引得很多男人侧目,我心裏却很不舒服。
她坐下后点了杯咖啡,很客气的和我聊了聊,她和老杨已经结婚领证,但没办婚事,毕竟两人都是二婚。我说裏面热,你把皮衣脱了吧,她说不用,坐坐就走,中午和老杨约了客户。
閑谈中知道她和老杨的孩子不小心流掉了,现在她跟着老杨跑生意,日子宽裕了,她还问了问我的生活状况,聊了聊她觉得有点热,把大衣扣子解开,我很惊奇的盯着她,皮衣下面只穿了个夏天的小吊带,而且吊带绝对是老杨挑的,V子口及其低,大半个乳房露在外面,乳晕都能看到一些,我很生气:「你中午和老杨去见客户?你是去见客户还是去当鸡的,穿成这样?」
她眼圈一红,愣了半天说:「我已经和你没关系了,我的事你不用管。」不欢而散。
下午三点左右,我越想越生气,给老杨挂了电话。:「你在哪呢,老杨。」老杨:「哦,老弟啊,我一直在北京呢,你咋样啊?」我:「小芹呢?我想和她说说话。」
老杨:「哦,我不知道啊。」
我:「好,那我自己给她打电话吧。」
老杨:「小芹在和客户谈事呢,晚点我让她给你回电话好吗?」
毕竟夫妻一场,挂断老杨的电话,立刻给小芹去了电话,关机!我意识到了什么,但没办法,她的路她自己走,离婚后原本一体的夫妻形同陌路。只能作罢。
最后一次接到小芹的电话又是过年:「辛强,我是小芹,我和老杨离婚了,明天我就回老家离开北京这个城市,你能见见我吗?」
世事无常,这次我给现在的老婆豔编了谎说是出去天津见个客户,一天就回来。
赶到小芹住的地方,一间半地下室,屋子裏昏暗不堪,小芹穿着睡衣,形容憔悴,与在星巴克见她时光彩夺目的形象差距太大。喝了不少酒,眼睛迷离。
我轻轻的坐下来,很心疼的搂住她,把她抱在怀裏,她哭了。于是一五一十的说起老杨和她的事。
「你第一次带老杨过来时我是很反感的,他总是眼睛在我身上瞟来瞟去,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我是最烦这种男人的。后来他请我们去吃饭,看电影,印象慢慢好了起来,觉得他很大方,老杨做事时也有男人的那股阳刚劲。渐渐把他当成大哥看待。
他来咱家时帮着下厨,遇到洗菜时他就抢着洗,说是女人一般都手脚凉,动了凉水更冷,而且那么漂亮的手,洗菜会变粗的;有时炒鱼时油崩的到处都是,他总是抢在我前面炒鱼,偶尔油沾到我手上,他看我的眼神很柔和,很心疼,我当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久没被人疼过了。
老杨是个很懂女人的男人,他似乎读懂我的眼神。咱们三人一起吃饭时,偶尔他会把脚有意无意碰到我腿上,在厨房做饭是有意无意的碰碰我的手,不知怎么地,当时只觉得很害羞,却从没有翻脸。
有一次周末我说要去长城,你说有事让老杨陪我去,我来北京5年了,还没去一趟长城,其实当时心裏既不想和老杨单独出去,心裏又有说不出的期盼,期盼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白。那天去了长城,爬的太远,老杨非说一定要爬到最高处,爬了一半我就走不动,他就一直拉着我的手往上怕,时而不时的他会在我手背上捏一下,当时心裏咚咚的跳,没好意思说出来。
爬到了最高处,周围人不多,眺望远方,真的很秀美,我陶醉在裏面学着他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大口呼吸空气,这时他把我抱住,亲吻了我,我用力挣扎,挣扎不开。羞愧难当的哭了,他吻了很长时间才放开我,我骂了他,举起手準备抽他一耳光,但没忍心,他对我说很爱我,像着了魔似的。
说着站在墙壁上说这辈子吻了我值了,如果我真的不原谅他,他就跳下去,然后真的跳了下去,我心裏着急,哭着说,杨哥,别跳,我原谅你,真的原谅你啊。他又笑嘻嘻的爬了上来,原来这段城墙下面又个平台,离城墙才两米多高。」
老婆说到这,我心裏对老杨生出很多怨恨,这些事他从来没给我提及,他的情商很高,我还傻乎乎的在那给他出主意,老婆喜欢什么,爱好什么,讨厌什么全都告诉了他。
老婆接着说:「老杨爬上来后,看我哭了,还安慰我,小宝贝,你别哭,我这不又回来了吗?这时,我不由自主的倒到他怀裏任他亲吻。从长城回到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家庭,还有你和孩子,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于是之后老杨给我发短信我没回,来我们家吃饭我也对他爱答不理。」
「你那次出差,在你出差前的一天,他来做饭的时候告诉我「听说辛强要出趟长差,一个月呢?」然后眼神热情辣的看着我笑,我的脸一下烧了起来,我读懂了他话裏的意思。我告诉他老公出差你就别再来了。他很失望的样子。第二天你出差和你吵架,你竟然打了我,我心裏委屈的要命,认识到结婚8年了,你第一次动手打了我。而且也不哄我提起包就走了。我趴在沙发上一直哭,过一会有人按门铃,我以爲你回来劝我,赶紧跑过去边哭边开门,老杨突然来了,见我哭着,赶忙问我怎么回事。
我一五一十全说出来了,他赶忙说,这个大的一个美人辛强也不知道珍惜,要是换做他,肯定会非常疼爱。老杨是个很能说的人,句句话都说到我心坎裏了,不知不觉中我就进了他的怀抱,接着拥吻,他像个野兽似的把我放在地上,很粗暴的扒光衣裤,不知怎么地,自己非常渴望这种感觉,一直都认爲男人的天性就该这样,当他掏出他那鸡巴的时候,我却很害怕,非常大,伸进去的时候我感觉只有痛,老杨没理会我的疼,继续象野兽般的用力,老杨作爱的本领很高,不一会我就到了高潮,说实话,和你在一起时都是很机械的抽插,很少体会到高潮的感觉。
就这样在地上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不知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的回到现实,真的和做梦一样,我无数次的到了云端,无数次的感觉在飞,无数次的感受到滚烫的精液沖击子宫的热度。等老杨从我身上爬起来的时候,我连挪动脚的力气都没了,老杨却在旁边开始抽烟,时不时捏一下乳房,休息了一会,我挣扎着起身,下身疼的要命,擡一步都很费劲。我衣服都没顾得上穿就给了老杨一个耳光,老杨那时的表情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似乎没料到我刚才还享受着大声呻吟的女人怎么会说翻脸就翻脸,我喊着让他滚,不滚我就死给他看。他灰溜溜的穿上衣服跑了。」
老婆继续边喝酒边说:「之后的几天我身体慢慢的恢複,老杨也似乎消失了,每天我的生活恢複原来的平静,按部就班但却空虚无聊。这是老公你却常给我发黄色短信,挑逗的短信。晚上到了8点就睡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大学裏自慰过,慢慢的自己在被窝裏自慰,想像这和你(老公)作爱,自己发狂似的使劲抚摸,不一会想像中的人变成了老杨,就这么一会想到老杨色色的眼神,一会想到他那硕大的东西,一会又想到自己和老杨作爱时的表情,就这么迷迷糊糊从开始到作爱,从作爱到开始,一直不停的叫着老杨的名字。
第二天早晨起床发现被单浸渍了一大片,全身酥爽,想起来愧疚万分,起身时双腿一合又有了种沖动,于是又来了一次。躲在被窝裏鬼使神差般的给老杨发了条短信,他立刻回了电话,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早晨起来洗了个澡舒缓了一下心情,正準备洗床单,老杨来了。我开门看到他时,心裏只有激动。但依旧冷冰冰的让他出去。他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哭了起来,我心一软也跟着哭了告诉他我们两是不可能的,他是个好男人,会找到好老婆的。
他听完后抱着我说了很多情话,边说边在我的后背抚摸,他的鼻息很重,热气碰在我脸上让我感受到男人的气息,我不觉动了情,又一次的让他进入我的身体。几个高潮过后,我躺在他怀中,他给我说了他的所有经曆,我很同情这个男人。我也把我的所有事告诉了他,我两就这样躺在床上谈到了晚饭时间。他恢複体力后,一直在逗我笑,他本身就很幽默,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我想什么他就说什么,我渐渐主动亲吻他,就这么一直缠绵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醒来,看着酣睡中的老杨,情不自禁的亲了亲他的脸,简单梳洗一下就去买早点,他吃过早饭就出去见客户了。他一走我心裏空蕩蕩的,一直在给他发短信,他却一条也没回。打电话也关机。于是我在小区门口等了几个锺头,快到傍晚我才见到他,当时自己快冻僵了,一见到他便扑到他怀裏哭着说以爲他出事了,电话关机短信不回。他哄了好半天,我才破涕爲笑。跟着去了他家。除了搬家的时候去过一次,这是我第二次去他家,家裏乱髒髒的,没处落脚,厕所裏也都是髒衣服。
我心疼的亲了亲他,让他休息休息,忙乎了几个小时,终于把家裏打扫乾净。看他在电脑跟前一动不动,凑过去一看在看黄片。他见到了,把我拉了过去坐在他腿上,说一起看看,说着说着手伸进胸罩乱摸。我啐了他一口,以前上大学同宿舍的女孩也看过,不过我是从来不看的。他兴高采烈的让我陪他看,不想让他扫兴,就陪他一起看,他把声音放的大大的,边看边给我讲解而且边脱我衣服。一会我两就滚做一团在床上,他学着片子裏的动作,本身他床上功夫就好,再加上一些花样,我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过了两天他不知从哪找到一堆和片子裏一模一样的内衣内裤,那时我确实爱上他了,只要他高兴我就开心,而且变着花样的作爱也让我很着迷。最后他要求给我拍裸照,我不同意,他说自己留着看的,趁年轻拍些,我勉强同意,但要蒙住脸。他听我答应高兴的手舞足蹈。跑过来蒙了个黑布,找了个毛笔说帮我画画,手用绳子绑住,全身爱抚,完全是学片子裏的东西。于是在我胸上,大腿上写了一会,让我摆出不同的造型,没有松绑,帮我用热水把字擦掉,接着一起做爱,第二天我要看照片,他说数码相机倒照片时出了问题,照片全都没了。
这几天我都住在他家,晚上他沉沉的睡了过去,我上他的电脑随便看看,看到一个隐藏文件夹中竟然是我昨天拍的照片,在乳房上写的字是「极品骚货小芹」,在腿上写的是「欢迎来操小芹」,屁股上写的是「老杨的性玩具小芹」。我立刻哭了,我承认当时很爱很爱这个男人,他理解我,关心我,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他,但在他眼裏我只是个性工具,哭的声音惊醒了老杨,他看看电脑照片知道了怎么回事,连忙解释他是看黄片裏有这样的才仿傚的,他很爱我,当面把照片完全删除了。哄了好一阵子,我也觉得他只是在仿傚,并没有别的想法。于是原谅了他。」
隔了一天我来事了,老杨这段时间足不出户,我两疯狂的看片,作爱,洗澡,继续看片,作爱,生活的简单但心裏很充实。我来月事了,老杨还是在看片,剥光我摆弄摆弄又不能插,唉声歎气的说要自己自慰,我心疼的看着他,突然想到黄片裏有插后门的,老公也想过,但我没答应觉得那样太变态。我于是红着脸给老杨说,「第一次给了老公,我也给你我的另一个第一次」。他基本上是懂意思了,因爲他在看黄片的时候也提过乳交和肛交,但我的胸部不是很大,所以一直也没乳交过。
第二天我们买来凡士林做了一次,的确很疼,疼的我一直在哭而且屁股根本挨不到床,过了几天的这种生活很难受,老杨好像精力永远这么旺盛,我告诉他要让他节制,我的人都是他的,他想要随时都给他。他一脸郁闷的说,「可是辛强快回来了。哎」我心裏也很乱。我想了想告诉他是不是真的爱我?他很肯定的说是。我说现在也和丈夫没什么感情了,离婚后和他结婚。他想了好一会,终于答应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很幸福,当然也觉得对你很愧疚。你出差回来后我还时而不时去找老杨,接下来的事你也知道,咱们最后终于离婚了。」
我满脸泪水的说道:「你和他的孩子最终也夭折了」她突然清醒了似的,狠狠的说道:「那是老杨逼我打掉的,他说我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还不知道,我告诉老杨那段时间都没和辛强同过房,老杨说同过一次,他知道的」
我仔细想着,是我给老杨说过出差回来和小芹做过一次爱,当时没提硬不起来的话,没想到这句话害了小芹。
我接着问道:「你和老杨不挺好的吗?一起做生意,一起生活,怎么走到了离婚的地步?」
小芹又开始哭了:「离婚后老杨和我领了结婚证,我以爲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段时间真幸福。爲了老杨付出的也很多,他嫌我胸不够大,花了2W多做了隆胸手术,你上次在星巴克见我的时候没发现胸部大了一圈吗?说到做生意,当时的确是想帮老杨,他每天很累的到处应酬,我也很想学习做做生意,我提出要帮他一起做生意,老杨很痛快的答应了。隔了一周告诉我,去见一个客户,政府裏的人,还特意给我买了几件名牌衣服,都是很紧身的,买来高跟鞋,说要打扮漂亮点,别丢他的人,于是出去又做了头,纹了眉毛。
见面地点是一个不大的饭店,老杨和服务员都很熟,上了一个6人包间,过了会一个矮胖子来了,大腹便便的,老公让我叫他于处,老公向于处介绍了我-他的夫人,于处和我握了握手,捏了几下,我很反感,于处说道:「是你夫人?你小子净蒙我。」老杨连忙从包裏拿出我两的结婚证让于处看,我当时很纳闷,结婚证还随时带啊?于处看了半天,眼裏放光的看着我:「果然是老杨的老婆,良家啊」说着和老杨一起笑起来。
这顿饭吃的很别扭,于处边和老杨说着荤段子,边瞅着我胸脯看。压根没谈正事,老杨一个劲的让我敬酒,喝得五迷三道,于处淫笑着问老杨,「你小子豔福不浅,弟妹什么罩杯的?」老杨赶忙说道34D的。
于处很满意的看着我说:「怪不得很大啊……」。
那晚晕晕乎乎的吃完饭,醒来后旁边躺着的男人是于处,我发疯似的拍打他,他起来把我摁住又一次狂肏了我。」
我躺在床上直哭,他边提裤子边说:「老杨让你陪我的,你告诉老杨,这次开标就是老杨的了。良家的滋味很不错,以后有空让老杨带你过来陪陪我。」回去后和老杨大闹了一通,老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我,我想事情已经发生了,老杨是我老公,他不嫌弃我,我好好过日子也就行了。
没想到自此后,老杨的恳求下我辗转于多个男人的胯下,衣着也越来越暴露,往往是在包间裏一脱外衣就引得那些男人吃饭的心思都没了。更有甚者,老杨陪着有些人一起和我做爱。我哪像他的妻子啊?就和妓女一样。
这么过了几个月,于处要私人去海南游玩,老杨让我全程陪同,和于处在海南的一天,于处拿出照片给我看,就是当时老杨当着我面删掉的全裸照片,于处笑道:「没想到你一个良家玩的比小姐还开,让我也照一张?」我一把推开于处自己回了北京。
回来之后,却在家裏发现了老杨和一个小姑娘赤裸裸的在一起,这小姑娘我认识,住楼上的,长的不好看,身材挺好,年龄也很小,不到20岁。我彻底失望了。和老杨离婚了。今天把你叫到这就是想把这些说出来,很多事后悔是没用的,当初我没好好珍惜一个好男人。
这话说的我无地自容,从此再也没见过前妻。
我珍惜着和豔的每一天,自己幸福了,却毁了一个女人一生。有些事做了只能来生补偿。
希望大家引以爲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