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让人同情的寡妇是我认的姐姐

让人同情的寡妇是我认的姐姐

时间:2018-09-23 这是一个30岁的美丽的女性,我后来才慢慢知道,她也是一个让人同情的寡妇。
我在这个城市求学,25岁。
她刚开始在这个城市的一个直属区的一个乡镇的五金店上班,那个店的老闆是他已故丈夫的表弟,各方面对她也挺照顾。
一、初相识:没错过彼此是天意08年三月,我接到导师申请的课题,我成为该课题一个子项目的负责人,需要到一个艰苦的地方做几个月的调查,而这个地方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也没有人能帮我什么,于是我萌发了一个念头,到网上找该地的人聊天说不定能认识到当地好心的人。
起初不管年龄性别,乱加一通,那几天我的qq好友突然增到200多,当然大部分是随便加的那个地方的陌生人。
一有时间就与那些人聊,我是怀着很坦诚的心与他们交流的,并说了我的情况,要求结为朋友,等我到那儿的时候希望能有个帮助,或者认识一下,也能打消我起初的担忧,心想在那儿总有个认识的人。
聊了好多天,才发现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里,膨胀的是慾望,没有人会乐意去帮助你,然而就在我灰心的那个下午,一个网名叫做晓寒的上线了,自打我加了她后这应该是她第一次上线,我赶快查看资料,只要简单的签名:生活还得继续,只是我的心好疼……,年龄:28,城市:xx.我想,怎么加了一个与我在同一个城市的。
但看了看ip现实的地理位置,确实就在我要去的那儿。
也没管那么多,依旧以和别的那些人聊天的那样和她聊开了,我仍然是坦诚了说出了我的动机,希望,她没有像之前那些人一样表现出冷淡,而是很遗憾的告诉我那不是那个地方的,只是她姑姑家在那儿,她现在是在她姑姑家。
我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此后几天,每天下午5点以后她都在线,因为她姑姑家有电脑,而且她告诉,她打小就是她的这个姑姑疼大的,到现在在姑姑身边她就是个小孩子,还老是给她撒娇。
由于我感觉这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只是无精打采的符合这她,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好话。
但我感觉到她是真的和我喜欢聊天,也许是没有人和她聊天的缘故吧。
因为她的qq才是两个星星,看得出也是刚申请不久。
加上她平常也没机会自由的上网,所以可能也是新奇的原因吧。
日子就这样过着,接下来好几天天的生活就是那样,到食堂提饭回来(食堂5点就开饭了,迟了就成了残羹了,想必大学的日子大家都记得),一边吃饭,一边泡论坛,一边陪着她聊天。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们之间相互也了解的多了一点,我也告诉了她我就读的学校,专业,年龄等等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后来某一天,她告诉我她要回去了,她来她姑姑家是心情不好,没地方可以倾诉,只要姑姑爱她,可是生活还需要她去打拼,所以要回去上班了,并且再次感激我这些天来陪她聊天,还说她能感觉到我很诚实,并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说让我记住她的号码,她说不定有什么事情问我这个大学生.她这么真诚,我也留下了我的号码。
此后好长时间,她的qq就再也没亮过,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繫。
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想想她又知道我是谁,当初可能是一些好感而留了号码,5月份的时候,有一次我整理卡上的号码,将存在卡上的联繫人都转存到手机上了,并且删除了好多没用的号码,把她的手机号码也删掉了。
因为6月我就要去那个陌生的地方了,想想一去几个月,到那儿了再另办一张卡吧。
记得是在五月就剩那么几天的某一天,那是一个阴沉的天气,中午饭后我头晕,躺在床上睡着了,醒来后看见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
我想这不是骚扰,查了号码归属地,是同城的,我想应该是有人找我,就回打过去。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安,问我有没有时间,想问我一个事情,我问她是谁,她告诉我,她是在她姑姑家上网认识的我,我一下子想起来了。
我赶快问好,然后询问什么事情,她吞吞吐吐的说,让我查查如果妻子和丈夫吵架后丈夫自杀妻子有没有犯法,她补充到,这个妻子没说什么恶毒的话,而且是在这个丈夫强姦了别人后才吵架的。
我二话没说,赶快上网查了查法律知识,告诉了她结果,并安慰说让她的朋友不要担心,没事的。
她谢了我,我说我过几天就要去那个地方了,她让我外出小心,注意身体,并告诉我多带衣服,因为那儿温差很大,气候不好,还叮嘱我带上感冒药片等等,她真心的关怀打动了我,我说等我到那儿之后我会把新的号码发给她的。
二、在我寂寞的日子里,我们的心近了在外调查的日子是难熬的。
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加上难以适应当地气候,出现了好多困难。
我的工作有很重要的部分是进村入户,看小说,由于当地习俗和我们差很多,加上08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使得当地人也很警惕外人的到来。
在我的努力下,我终于在一个村子里住了下来,但这里的生活是单调的,我的项目也很难进展,为了使得我的调研有价值,我一天到处跑,到更加偏远的地方去,然而付出了好多,却仍没有让我满意的结果。
到哪儿一周后,认识了一些人,为了相互联繫方便,我想应该办张卡了,之后第一时间把卡号告诉了她,当时的感受是孤独的生活好需要一个聊天的人,然后,她很快回复了关心的短信,心里暖暖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了,工作慢慢展开了,但由于各个方面的原因,我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首先是饮食不习惯,我吃不饱,吃的东西还不消化,感觉肚子硬硬的,大便都很困难。
我是租住的房间,就在当地一个的院子里,是单独的一间。
他们家常住着两个老人,由于语言不是很通,交流起来十分困难。
当地下雨是很多的,对流天气很强,就在一天夜里,我硬硬的肚子突然很疼,跑到外面找茅房,漆黑的夜,乌云密布,我拿着手电筒在茅房里着,村子里静的吓人,狗不时的叫几声。
突然,雷声大作,风雨交加,但我肚子一直难受,不敢进屋去,怕继续难受就更难出来了。
好长时间过去了,我看时间已经是12点了,肚子终于舒服一些了,我装了壮胆跑到自己的屋子,衣服已经湿透了。
这一夜是好漫长,外面雷声的巨响让我蜷缩成一团,心里好害怕,才知道,原来孤独是可怕的,连孤独的夜里司空见惯的雷声也能让一个男人如此脆弱。
当天夜里,就被高烧烧醒了,夜好漫长,终于等到清脆的鸟儿的声音了,我拖着发麻的身体起床,一个人挣扎着去了诊所。
我知道,要输液了,这不是在家里。
输了液后,我回到住处,吃了些东西,包在被窝里早早的睡下了,感冒似乎好些了,高烧退的挺快,我庆幸自己不怎么输液,输液的效果才这么明显。
由于输液后睡了一会,晚上的时候却清醒的很,加上感冒好点了,心情不那么糟了。
不想整理思绪,不想去思考问题,一个人好无聊。
于是拿出手机上上网,感觉这让自己更加空虚了。
乾脆想,依次给我的家人、朋友等关係好的打骚扰,看谁先回我就说明关係这个外面受苦的我。
爸爸妈妈、同学、朋友打了好几个骚扰,不知怎么也拨了她的号码,当然也是骚扰。
许多人都是回个短信问一下,爸爸和妈妈很快打来电话问我,我说一切都好,身体很好。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应该是晚上快十点了,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农村的人家这个时候大多都休息了,院子里很静,电话的铃声显得很急,很脆,我心跳几下,赶快接上,是她,就是那个声音,有限嘶哑的温柔的声音。
不好意思,刚才来货了,我在下货,没时间给你回电话,现在下完了,好累,你吃了吗?好吗?,我告诉她,我感冒了她急切的问我吃药没有,赶快去吃药,还责怪说说了让你出去的时候带上药,你肯定每没听我的话吧,我然后以我都很难接受的语气说没事的,我昨晚感冒了,今天输液已经快好了,我只是想(拖的很长)才给你打骚扰的,你好吗,因为我没有亲姐姐,这样给她说话总是让我扮演另一个角色,这是第一次,我还不适应。
她说,你等等,我刚下完货,很髒,洗洗就给你打过来。
挂了电话,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我握着手机贴在我的心窝旁边。
看小说,似乎是过来好长时间,其实也就10分钟左右,我猜姐姐应该洗完了,就打过去,响了三声后,她接了,刚要给你打,刚洗完,在铺床呢……啊,好累,躺下了真舒服然后是我俩咯咯咯的笑声。
就在这一夜,我蜷缩在我被窝里,她蜷缩在她的被我里,靠着一个电话,彼此说了好多的话。
这一夜,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那个丈夫以及自杀了的妻子,她是生活是多么的艰难。
就在这一夜,我说我有个心愿,她说她也有个心愿,我说她先说,她让我先说,后来我先说了,我告诉她,我没有亲姐姐,感觉她人很好,能不能以后叫她姐姐,就在这句话说出口后我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她似乎怔了怔,然后开心的笑了,然后又伤心的哭了。
原来她的心愿也是让我成为他的弟弟,原来她还是一个孤儿,从小就她一个。
那一夜,我把头严严实实的包在被我里,和一个不从未见过,连长什么都不知道的姐姐说心里话,听她倾诉,感觉两颗心好近好近,我贪婪的叫她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傻弟弟,傻弟弟,好好注意身体,吃好,姐姐以后有时间了来看你……此后,每个开心的日子,烦劳的日子,都有和姐姐一起分享的记忆。
时间很快过去了,我的调查可以说是提前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工作,在油菜花谢去的日子里,我拖着行李,髒兮兮的回到了学校,那天是8月15日,有一丝丝的凉风,不知道是不是秋风,我告诉她,我回到了学校,请不要担心,天气已经变凉了,一定主要身体。
三、初次见面:最难忘的回忆8月中旬我回到学校后,开没有开学,但好多事情需要我去做,写报告,整理资料,很快到了9月,又是开学的那些烦人的事情,见老师,交作业,参与课题会议,生活忙了就不再空虚,那些孤单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也渐渐淡去了,我是一个保守的人,网上从来没有有过陌生的网友,虽然心里会想起姐姐,但感觉姐姐弟弟终究不是真的,怎么可能保证不向其他方面发展呢?所以我想还是算了,没事就不要主动联繫了,况且她现在还是那样的情况,别人知道了也不好。
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但是,她和我之间的联繫还是继续,常常会发短信,我只是恢复,好像她也能感觉到我的变化,经常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回答忙,她依旧是对我的那种关心。
国庆节很快到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告诉自己。
这天,买了一张ic电话卡,準备好好打几个电话,给父母,爷爷奶奶,还有那些要好的朋友。
吃完晚饭,坐在学校的长椅上,握着电话手柄一直聊到十点。
回到宿舍,舍友说,你的电话都快要从床上跳下来了,我才想起我的手机在震动上,那破机子震动起来确实很厉害的。
上面显示未接电话:16个,姐姐.我深呼吸,感觉她对我的心好诚。
她说没想到我看上去这么小,真的是个小孩子。
言语中流露出那种淡淡的深情。
她的手很圆,很好看,手心里有老茧,由于经常和五金器具打交道,那是不可避免的,可越是这样,给我的感觉越踏实。
她是美丽的,我的文字难以相容,那种美留存在我的心里,我久久挥之不去。
她的头髮是盘起来的,皮肤很细腻,化着淡淡的妆,眼睛毛茸茸的,看上去不像一个年轻的寡妇,我挨着她坐着,偷偷告诉她姐姐,看到你这样我放心了,你是一个坚强的人,生活没有压垮你她还是那样迷人的笑着,那种笑让我感觉到被疼爱,我很想一直看她那样笑着,我们将拉着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的,那是一种不捨,我知道她要走,我只是想让她感觉到我的不捨。
车来了,好在还要等着拉人,我买了饮料给她,她刚开始非要我拿回去喝,说自己不渴。
车上前面空着的座子已经没有两人的了,她拉着我到了最后一排,我知道她要走了,我心里很不捨,见面后的感觉超出了我的意料。
我打开水要他喝,她喝了一点,有一些水掉到它的衣服上,那是一件白色的T恤,她身体很丰满,给人感觉圆圆的,软软的,她擦水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那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的嘴唇,可能是天热是缘故吧,她的嘴唇有些干,我有些心疼。
这成了她留给我的最深刻的记忆之一,那个嘴唇,最难忘的嘴唇,让人心疼的嘴唇。
车要走了,司机让送人的都下去,这时候她用劲捏了我一下,盯着我看了一下,我回了她那种我们之间需要的感情,她明白的。
我到车前面给她付了车票,她看见了,跑过来非是不让,当然我坚持付了,才10多块钱,但这是一种感情,她装作生气的望着我,我知道,那是疼我,我真的不捨,但车很快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我收到一条短信弟弟,赶快回去吧,姐姐疼你,没想到我们之间已经这么熟悉了。
注意身体,看你有些瘦,好好吃饭。
别为姐姐担心。
坐公交车回到学校的时候,我就直接去吃饭了。
吃晚饭她的短信来了,弟弟,我到了,别操心了,赶快去吃饭.我回复她姐姐,我吃过了,你去吃饭吧,都没时间和我吃个饭,晚上要是没事给我短信,我给你打电话。
四、在姐姐甜美的漩涡里沉醉相见后的感觉是美好的,让我时时去想她,那个成熟、美丽、善良,有缺少男人爱的女人。
此后的联繫明显更加频繁了,我叫她姐姐以及她的回应也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暧昧。
每次当我说姐姐,我想你了她总是说傻弟弟,你那么小,我真的感觉是我的亲弟弟一样。
在某一天晚上,她喝醉了,给我打来电话,看小说,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因为当时她们哪儿修铁路,五金店里的一些东西有些包工头来订,所以那老闆娘就让她去陪一些包工头喝酒吃饭去,她当然不愿意,可为了生活,她还是去了,去了之后她说不喝酒的,那些包工头给她灌,她说局面很尴尬,最后她一气之下把大半瓶白酒喝了,回家的时候吐了,她现在很想我,她好孤单。
我的恋爱之心油然而生,我一声声叫着姐姐,安慰她,最后我提出这个週末的时候去看她,她犹豫了一会答应了,说她们哪儿是小地方,她又是个寡妇,怕人说闲话,不过我看上去很小,应该不会的,让我来吧,她也想我。
週末终于到来了,由于她要上班,去早了她没时间陪我,所以週六的下午5点我才出发的,我穿上了自己的新衣服,给姐姐买了一个烤鸭,车子出了城市就进入小道,一路颠簸,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我在姐姐的指导下,在一个叫做x家坪的地方下车了。
刚下车,由于闷热还没换过起来,姐姐就一把拉住了我,累了吧,弟弟,我说我在镇子里,你看看,相信了吧,饿了没有,我下班了,要不先去吃饭。
我说不饿,然后她让我跟着她来,我们从一排房子的后面绕过去,她说,老闆娘还在店里面呢,她的住处就在五金店的后面,也是老闆家的房子,从后面绕过去有个院子,这样进去的话别人看不见。
到了她住的地方,一个小小的房间,既是卧室,又是厨房,但收拾的井井有条,姐姐赶快给我倒水,然后给我拿毛巾擦汗。
我傻傻的笑着姐姐,你对我太好了,我自己来吧,最近怎么好像瘦了,姐姐,她笑了笑没有吧,我自己没注意。
那你不饿的话要不我们出去走走?我说好啊,然后放下包包我们就出门了。
姐姐走的时候拿了两个口香糖,给我一个她一个。
已经是秋天了,白日已经变短了,六点多已经是日落晚霞飞的时候了。
姐姐穿着外套,下面是一个T恤,我问她冷不冷,她摇摇头,过来一片片已经收割了的麦田,她一下子拉住了我,我知道,没有人可以看见我们俩了,我跟着她,从铁路下面的水洞里穿过去,对面是山,她说她家就是这座山过去再过一座山就到了。
我让姐姐找个地方坐坐,修路留下的石头滚落在山沟里,我们找了一个大一点的就坐上去了。
姐姐问我我们这地方怎么样我说很好,其实好与不好有甚关係,我是来看我的姐姐的。
晚风习习,姐姐怕我冷,从我的背部拦住我,我也紧紧的拦住她,我们看着太阳的光线越来越弱,地里干活的人都回家了。
我抱紧了姐姐,把下巴贴在她的脖子里,姐姐吐了口香糖,埋下了头。
由于外套没有拉拉链,下面的T恤是圆领的,她埋下头的时候,姐姐的胸部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身体一热,把另一条腿跨过去,坐在石头高处,直接将姐姐揽入怀中,双手拥抱住她的腰部。
姐姐是丰满的,但腰部却没有赘肉,只是圆圆的柔软的感觉,我贴近她的耳朵,叫着姐姐,我说,姐姐,你知道吗,我忍不住想你,她还是笑着说,傻弟弟,我也想你,我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感觉她的腰突然一挺,眼睛闭上了。
我慢慢的用下巴磨着她的脖子,慢慢的,慢慢的,我吐了口香糖(姐姐的心真细),轻轻的用我的脸蛋抚摸她的脸蛋,她闭着眼睛,我才大胆的,贪婪的看着他的乳房,是那么的圆,那么的白,乳沟深不见底,我的双手再次使劲,抱着她的腰,使一次劲,双手往上一点,慢慢的,我握住了她的奶子,姐姐有轻轻的呻吟,顺势躺在我的臂弯里,看小说,我一只手从腰间罗开,从前面的T恤中伸进去,姐姐圆圆的大奶从胸罩里突出了好多,我轻轻的抚摸,姐姐的呼吸不再均匀了,突然间,嗯的一声,我俩的唇就粘到一起了,热辣辣的,我的r舌头很快进去了,姐姐吸允着我的舌头,满口的水,好甜,整个山沟里,静悄悄的,只是我和姐姐的声音嗯嗯,恩恩,姐姐,弟弟,我想你,姐姐,好甜……时间不知过去了好久,我亲完嘴亲那美丽的乳房,在暗暗的天幕下,姐姐解开了她的乳罩,我埋头用力的吸,口水湿了整个乳房,姐姐的声音变得大了,不断的责骂我坏弟弟,你简直坏死了又不断的将她大大的乳头用手喂到我的嘴里,我的家伙已经涨了好久了,这会儿正被姐姐压在他软软的屁股下呢,姐姐察觉到了,说弟弟,小心点,别弄疼了说这便把她的屁股罗开了。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大声的喘气,我娇气的叫着姐姐,直接把她抱着放到我的双腿上。
我噙着她的乳头,她整个身体都直了,躺在我腿上,双腿瞪着很直,为了把她抱的更紧,防止她的身体滑下去,我想把她往上抱,但那大大的屁股实在是找不到可以下手用力的地方,不知什么的,手不小心伸到她的双腿之间,然后握住她的屁股沟就很容易把她整个人都拉上来了。
但是,一旦手进去了那儿,就再也不想出来了,我轻轻的抚摸那个地带,姐姐估计快要高潮了,嘴巴张开好大,不断的呻吟。
我真的受不了了,把姐姐的一只手拉过来放在我老二的位置,姐姐隔着裤子抓住了,抓的好紧。
并且把自己的腰部露出了,我顺势解开裤子,贴在她的腰部抽动,那只手也已经在姐姐的引导了进入了毛茸茸的一片湿地,我们开始大叫了,啊,啊,啊,姐姐,弟弟,好姐姐,傻弟弟,我难受,好舒服,姐姐,弟弟,真个山谷里充斥着我们深埋已久的肆无忌惮的声音。
最后一刻,姐姐瘫在我腿上,我将热熔的精液射出在了她的腰部。
姐姐起身疼爱的望着我,用自己的T恤擦掉了她身上的我的精液……
天已经完全黑了,幸好还有月亮,姐姐挽着我往接到上走,不断责怪自己饿着我了等等的,我只是给她撒娇似的,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一会儿从后面抱着她,一会儿拉着她跑,还时不时偷偷咬她一个,姐姐被逗得咯咯笑。
我突然想起了,我说姐姐,就先别吃饭了吧,你我给你买了烤鸭,在包里面,回去吃吧。
还问她我晚上在哪儿住?她说街上有两家招待所,只能委屈我了。
我悻悻的答应了。
她知道我的心思,偷偷给我说,老闆娘有时候不回去,也在那个院子里住,今晚老闆要去拉货,老闆娘可能也要送,也不回去了我说没事的,姐姐,看了你就行了,她摸着我的脸,亲了我。
其实我知道姐姐的难处,因为那个五金店的建筑是平房,前面一排是店面,后面是有个院子。
院子里有五六个房间,是仓库和住人的地方,其中三间住着人,分别是姐姐的房间,姐姐房间的隔壁就是老闆的房间,然后院子下面又有一间住人的,好像是租出去了。
院子里有狗,在大门的那块儿拴着。
姐姐非要带我去吃饭,说她们这儿有个大盘鸡不错的,想让我尝尝,我执拗不过,就去了,吃了一些,不知怎么的我不饿,我偷偷告诉姐姐姐姐,见了你了我不饿了,真的姐姐羞涩的看着我,示意我把耳朵给她,说我也是并亲了我一下。
因为是在包间里,不怕被人看到。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一旦相信了某一个男人,她就会把自己是温柔和甜美都展现出来,我凝视着她,心里充满甜蜜,自己就是这个男人,她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