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玩具

妈妈=玩具

时间:2018-09-24 我叫马克,15岁,我妈叫江美慧,36岁,168公分,绝对美女,丰满婀娜,现任某工行储蓄所所长。
爸爸死了2年,妈妈和我相依为命,妈妈对我10分宠爱,百依百顺。
妈妈很性感,胸大腰细屁股圆,穿上衬衣胸部鼓鼓的,屁股又大又圆,腿又长,又有贤妻良母的气质,让15岁的我有了想操她的想法。
有一次,我从同学那借了一张黄盘《母子相奸》,正看的过瘾,妈妈回来了,问我看啥?我说没啥,妈妈打开一看,问我为何这样?我也不管了,就说:我想操你!妈妈。
妈妈下了一跳,教育我这是乱伦,不可以。
我不依,非要操她,我抱着她不放,还把大鸡吧掏出来,妈妈见到我的大鸡吧20公分长,白白的还没毛,一下就软了,只好答应我为我口交,但不让操她的逼,我一想也行。
我把妈妈按到地上跪着,把鸡吧塞如她嘴中,妈妈一口叼住,拼命套弄,我抱着她的头使劲得当逼操,还放着黄片,妈妈我要射了给我吃了,妈妈只能答应,我终于射了妈妈一嘴,妈妈对我鸡吧又嘬又舔,把我的精液都吃了,并清理乾净。
妈妈,只要以后我想要,你随时要满足我,否则我就操你的大肥逼,听到了吗?妈妈哭着答应了。
从此,妈妈为了满足青春期的我,和我在家里的任何地方发生口交关系,我随时需要随时满足,不论我鸡吧多髒多臭,掏出20公分没毛的大白鸡吧,把妈妈按跪坐在地上,塞入她的淫嘴里,妈妈又嘬又舔,我把大量的精液灌入她的肚中,射到她娇媚的脸上,并让她用手指颳入口中吃了,妈妈后来也字摸,我把妈妈扒光玩她的大咪咪,摸她的大圆屁股,但妈妈还是不让我乱伦。
后来我说服妈妈让我操她的屁眼,妈妈想了想同意了,象狗一样崛起大圆屁股,先用嘴把我大鸡吧嘬的油亮,我挺起鸡吧刺入妈妈的屁眼,妈妈疼的哭了叫我饶了她吧,我才不管,拼命的操,把精液射在妈妈的屁眼里,我拔出鸡吧带着秽物就塞入妈妈的嘴中,妈妈无奈的为我舔乾净。
我把这一切偷偷录了下来,要挟妈妈让我操她的大肥逼,妈妈绝望了,说为何生了我,后悔当初,我把妈妈扒光,妈妈象匹大白马,妈妈只能任命,叉开美腿让我操,让妈妈看着我没毛的大白鸡吧操开她的肥逼,我和妈妈彻底乱伦了,妈妈崩溃了,已不知伦常,嘴里喊着:不,不,我要~求你~别射进去,妈妈给你吃了~~~。
我抽出满是淫水的鸡吧,操进妈妈的嘴中抽送,精液灌满妈妈嘴,妈妈一口一口吞下。
我和妈妈操逼程序是:妈妈为我嘬鸡吧?我操妈妈的肥逼?屁眼?射入妈妈嘴中?妈妈吃精。
妈妈每天照常上班,在外是女强人,在家是我的玩物,能操到自己娇美的36岁艳母,并把妈妈驯服的象头美丽的淫兽,15岁的我就征服了公认的美女妈妈。
每次妈妈都把我的精液喝下,是怕怀孕,我只在妈妈安全射到她逼里,妈妈被乱伦刺激的没了本性,没了尊严,一回家就让我操她大逼,我尽情的玩弄妈妈,用各种方式,我把妈妈长发剪了短发,让妈妈穿性感豹纹内衣,把妈妈逼毛剃了,操她!操她!和妈妈上街我摸她大咪咪,在电影院我让妈妈为我口交,喝下我精液。
妈妈现在厚颜无耻一回家就扒我裤子舔我鸡吧,想的都是乱伦,求我操她,蹂躏她,糟蹋她,我把妈妈扒光,命令她跪下张开嘴,我把鸡吧掏出,妈妈马上叼住就嘬,我擅了妈妈一巴掌,妈妈捂着脸莫名奇妙,我说:我要撒尿,张嘴喝了!妈妈张开嘴,我把尿撒在妈妈嘴里,我慢慢尿,妈妈慢慢喝,我索性尿妈妈一脸,妈妈被我尿的满脸是尿,妈妈还够着喝,妈妈真是淫贱,我撒完后,妈妈忘情的舔我鸡吧,掘着大圆屁股,爬在地上,把地板上的尿液也舔乾净。
我挺起鸡吧刺入妈妈的大肥逼,妈妈兴奋的嗷嗷大叫:操我!儿子,妈妈是骚货!妈妈是婊子!妈妈是母狗!***肥逼是千人骑万人操的淫逼!~~~妈妈吃你的精液!喝你的尿!吃儿子的屎!~~~~一听我就想射,妈妈这时说:射到妈妈逼里!妈妈要为儿子生儿子!等孙子长大了妈妈再让孙子操!~~~~~~~~~妈妈彻底解放了,成了我的发洩淫奴。
我把精液射入妈妈的阴道,妈妈也瘫软了。
我这时真的想拉屎,我命令妈妈躺好,把嘴张开我要拉屎!妈妈被虐的兴奋,把嘴对好我的屁眼,我觉得热乎乎的,肛门一开屎橛出来,妈妈马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津津有味,妈妈还边说好吃,我拉了有2斤乾大便,妈妈全吃了,还把我屁眼舔乾净,我还有剩余的尿,撒到妈妈的嘴里,妈妈漱完口都喝了。
妈妈说太好吃了,吃饱了,晚上不吃饭了。
妈妈实在太让我满意了,知道怎么讨我欢心,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的淫熟美母!妈妈现在全听我的,肉体任我玩工资任我花,我把和妈妈乱伦时的照片录影带都搜集起来制成专集,有各种姿势,狗交式,站式,口交,吃精,喝尿,吃屎。
妈妈的宣言:我,江美慧,36岁,市银行储蓄所所长,我愿意和我亲儿子马克发生乱伦关系,我是儿子的性奴,淫兽,我的肉体是儿子随时发洩的玩具,我爱喝儿子的精液,尿,吃儿子的屎,我的一切属于我儿子,我要为儿子生儿子,让孙子也操我浪逼,只要儿子愿意,让我和任何人操逼都行,包括动物。
我想尽办法玩弄妈妈,让她和狗操,妈妈脱光先为狗口交,狗也舔妈妈的大肥逼,一会掘起逼再和狗操,我在一旁录象,大狗乾的妈妈直叫床,妈妈把狗精也吃了。
后来,我让妈妈和一头驴操,妈妈开始不敢,后来和驴混熟了,妈妈先替驴口交,驴鸡吧操的妈妈嘴深深的,插入喉咙深处,妈妈直翻白眼,这时驴射精了,半斤驴精液灌入妈妈肚中,妈妈再次把驴鸡吧弄硬,脱光掘起大圆屁股一手撑地一手拽着驴鸡吧就往自己肥逼里塞,因为妈妈个子高腿也长,驴鸡吧正好插入,毛驴哪操过这么美的女人,这次操个过瘾,妈妈洩了七八次奄奄一息语无伦次:操我!操我!我是母马!我为你生小驴!不,为你生小骡子!~~~~~~毛驴又射了,射入妈妈的逼里,妈妈捧起驴鸡吧又舔又嘬,爱不释手,这时驴开始排尿,尿了妈妈一嘴,妈妈把驴尿喝下,用驴尿先洗脸,我用摄象机全部录了下来。
回家后,我让妈妈洗乾净,为我嘬出精液吃下,并奖励妈妈今晚吃我的屎,妈妈欣然同意,吃完我拉的屎,再喝了我撒的尿,妈妈感激的泪流满面玩命的享用我制造的美食。
妈妈在家渴了喝我的尿,饿了吃我的屎,当然也吃饭,也不能让她掉膘,保持性感身材天天让我操!妈妈上班用大杯装上我撒的尿到单位喝,有时还带点我拉的屎偷偷吃。
这就是我36岁的娇媚艳母江美慧!